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現在能做的,當然不止是悼念

2018/6/5 — 11:25

2018維園六四晚會

2018維園六四晚會

如果把六四從對北京政府的對抗,下降到只是被政治迫害受害者很可憐的悲劇。

那麼,的確說要你關注旺角事件、西藏、甚至南韓光州事件,二二八事件的受害人,應該是很合理的。他們也是受迫害,也是很可憐。

「很可憐」「人道悲劇」這件事情該是平等的,而且,過萬人的集會,如果能動搖政府,明顯地,比起北京更可能動搖香港。而真的有效能幫到誰,也是現在的官司和受刑人,而不是三十年前的。

廣告

如果憑的是良心,昨天參與了集會的人,不可能亦不應該對香港自己的政治迫害無動於衷。那是現在在發生的,而且在身邊發生的。

在六四做到盡若也只有「傳承」,但你可能為現在本地受害人爭取更好條件,而不僅是「傳承」,那不是更值得做?

廣告

我想悼念再怎樣值得,也不會值得得過我們花在處理現在發生的事情上,我們如果能花一萬人去悼念,我們也可以去花一萬人處理現在的事情。

某些傳媒人比喻成祭祖,這出奇的應景,是的,祭祖很重要,但在活著的人需要食物時,你花在祭祖上的人力物力比拯救活人多,這不是應該想想吧?

悼念,再怎樣值得,也是不會重要過救活能活的人。

我們現在悼念三十年前的事,無視現在的事,然後三十年後我們就要悼念現在的事。坦白說,至少對我而言,我想要的並不是悼念,而是不需要悼念,我們是有足夠的人數和能力去改變悲劇吧?

我不覺得六四時的參與者,期望被紀念,期望大家花最多時間精力人力物力的,是紀念。他們需要的是新希望和轉機,不是被可憐。

特別是這些同情心的受益者不是他們本人。

能讓你只悼念的,是太平盛世,現在不是。悼念就是次要的,民主中國再重要也好,大家都承認建立它超出能力或世代。但援助我們本地的受害人卻是能力內。

如果我們不變成防止悲劇,而變成因悼念而滿足,那是奇怪的。道德是減少人世的苦難,道德不是在苦難過去後唸經哭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