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我們的召命

2019/5/10 — 17:39

圖片素材來源:邵家臻 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邵家臻 Facebook

臻辦剛收到邵家臻第二封獄中書,時間正好,他勉勵大家一起撐民主派頂住「反送中」惡法。

臻辦在此呼籲巿民,出席今晚民陣發起的「民意不可欺,為香港企硬」集會,一起以行動表態推翻「逃犯條例」修訂惡法。

4 月 28 日下午四時,我在羈留病房,正預備照 X-ray,但我沒有在意,因為我的靈魂早已飛到九宵雲外 — 銅鑼灣東角道「反送中.抗惡法」遊行集合地點,凖備出發,為香港打場硬仗。

羈留病房是沒有電視的,外間消息只能倚靠每天早上輪流看一份《星島日報》。4 月 29 日上午不知何時何分(因為沒有時鐘),終於等到報紙。打開報紙,甚麼?13 萬人?有遊行人士要要等兩小時才能起步。守護公義基金一日籌到 280 萬元。哭了,淚滿了,在一個人單獨囚禁的病房內放肆地哭,毫無保留,將幾日來心底的冤屈都哭了出來。稍稍平伏之後,再逐字逐字地看,再逐幅相逐幅相找裡面認識的人,就算黃斑水腫影響視力也理不得那麼多,看完一次再一次。心想,這可會是雨傘運動的下半場?

廣告

尼采說:「懂得為何而活的人,差不多任何痛苦都忍受得住。」同理,為公義坐牢的人最怕白坐一場,最想坐得有價值。痛苦在發現意義的時候,就不成痛苦了。當 13 萬人這個鏗鏘的數字呈現眼前,我相信戴耀廷、陳健民、黃浩銘都會同意,這同時是香港人對 4 月 24 日法庭判決的回應。謝謝香港人,是你們令身在囹圄的我們精神為之一振。

逃犯條例(修訂)是荒天下之大謬的事,決不是張建宗所言,上街的人是因為未清楚法例的內容所致;恰恰相反,有關的道理已經很清楚 — 是修補缺口還是開啟缺口?是同情心同理心還是令香港這個司法管轄區直接跟內地法律接軌?政府是不能再拖還是製造事端?是唯一方案還是有日落條款也裝聾扮啞?作為社福界議員,我一直對社會福利政府「服務跟災難走」搖頭歎息,今日更是「惡法借慘劇來」,可謂是借傷成毒!

廣告

退一萬步說,你會原諒惡法於從政者而言是「必然之惡」,但你不會原諒政府把一個非常可笑、非常粗糙、非常低級的謊話隨便丟過來騙你。事關政府不但對你說謊,竟還把你當傻瓜來說謊。這時候,政府的可惡由一個變成兩個 — 說謊一個,把人民當成傻瓜是另一個。

4 月 24 日 13 萬人上街是亮麗的一步,但面對偽善的政府,爭取絕不會一步到位。知道民陣已呼籲5月來一次包圍立法會,我真是引頸以待。

在 4 月 9 日和 4 月 24 日進入法庭前,我向支持者的發言都是這個意思,當時我是用英文作此呼籲的:“I have a wish. I would like to ask all the protesters outside the prison to make every effort to prevent the ‘Hong Kong’s China extradition law’ from passing. I hope to see 100,000 people surrounding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nd force the government to withdraw the proposal.”

Nothing comes without struggle. 這個政府是不見人數不流淚的。君不見 13 萬人上街之後,一些官方喉舌的報紙社論已經轉調,呼籲政府不用急於行事。這就是人民的力量,是無權者的大能。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扭盡六壬,在議會內「頂」得很辛苦了,他們要的不是一聲「加油」,而是你們的「加入」— 5 月包圍立法會,7 月 1 日上街要林鄭跪低。這就是生於亂世的你妳他她的時代使命,而此使命是要立體地「行」出來的。至於我,應該已在赤柱監獄,繼續為公民抗命而坐牢,作為我的召命。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寫於 29/4/2019

(臻辦按:邵家臻首天進入荔枝角懲教所後,身體出現不良反應,即送往伊利沙伯覊留病房,直至 5 月 7 日才到赤柱監獄服刑,獄中信是在入獄兩星期後才能寄出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