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年青人為甚麼敵視國家,敵視…?

2019/6/28 — 21:55

有立法會議員在會議中咆哮的說:「為甚麼今天我們看到我們的年青人,是那麼敵視我們的國家,敵視我們的社會,甚至是仇警。這是教育制度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有其他議員甚至指出,青少年是受到教育的洗腦。

她所說的,基本上有很多謬誤,連所問的問題都錯了,怎樣能有正確的答案呢!她和很多的建制人士操控了香港的施政,因錯誤的問題和答案,自然施政均背離民意,弄至今天他們認為是失控的情況。

一,香港青少年沒有敵視國家,只是因為國家不愛她的國民

廣告

香港處於中國的邊緣,青年人對中國內地所發生的事很清楚。可惜的是,建制人士的「風土病」,就是常說香港人不了解國情。

不錯,中國內地的經濟有很大的發展,但人權、自由、法治等等越來越變得黑暗。建制人士的另一「風土病」,就是說內地有「陽光司法」。

廣告

中共只利用經濟發展來荼毒人民思想,所以我們可以在世界各處,看見一些中國人在外地旅行時那種財大氣粗,沒有教養的態度。國內言論、宗教、人權等的自由受到諸般限制。有不合當權者的,多受到迫害,用種種「莫須有」的罪名被加以檢控。這些人士多被失蹤、未判案已被囚禁多年、不准探望、被嚴刑對待、虐待、審訊不公開、最後被公開認罪……這就是「陽光司法」?這些一切一切,香港人看在眼內,怎麼會同意「逃犯條例」的修訂?

二,香港青少年愛香港,只是恨惡那些出賣香港的當權者

香港青少年沒有敵視社會,他們熱愛香港,所以才有「本土」,甚至「港獨」的言論出現。

為甚麼他們主張「本土」?因為他們看見中國的黑暗,但他們熱愛此地。他們期望能在真正的「一國兩制」下生活,保持着原有的社會核心價值,就是公平公義、法治和自由,更盼望有民主的選舉。可惜的是,中共就是藉着一些貪圖政治利益的人支持下,否決了真普選,制定了完全不公義的立法會制度,使立法會成為橡皮圖章,支持特區政府背離民意的施政。甚麼「一帶一路」、大亞灣、明日大嶼等,以為以經濟發展便可籠絡民心。但經濟發展只利及工商,造成更嚴重的貧富懸殊。人生目的,不是要賺取更多金錢,獲取生活享受。今天的青年人盼望生活在一個免於恐懼的社會中,他們所追求的,也是普世的核心價值。

特區政府又制定惡法,如「國家法」和「逃犯條例」,打壓異見人士。一個人愛國家,唱國家,是因為國家愛自己的百姓。愛國怎可以以法律來強迫出來的呢?政府建議的「逃犯條例」,目的並不是使香港不要成為「逃犯天堂」,因為經濟犯罪都可豁免。將來,只要言論抵觸領導人心意時,就好像內地那樣,用種種「莫須有」的罪名加以「送中」。

青少年所敵視的,就是那些政客。當政府有權用盡時,全力去撐。但當政府被民意所打倒時,便割蓆,劃清界線。

三,青少年不是仇警,是政府將警察放在政治磨心之中

警民關係本來一直是和諧的,只是在雨傘運動有所改變。這是政治事件多於警民衝突。特區政府沒有吸取教訓,只是希望以增加防暴武力去打壓異見者。是次「反送中」的衝突,明顯又是一次,因政治將警察擺上枱,造成磨心的例子。假若政府能聆聽民意,在6月9日100萬人遊行後停止二讀,衝突便不會發生。

所以不是青少年仇警,責任在於政府背離民意,用武力鎮壓所造成。青少年圍堵警察總部,他們只有很簡單的訴求,就是釋放因這政治事件而被捕的人。假若市民有使用暴力,警察也同樣使用過份暴力,只拘控市民,這是不公不義的事。有理想的青少年怎麼不會憤怒。他們要求有獨立調查,這是過份嗎?他們所仇恨的(其實不是仇恨,只是不滿而己),不是警察,而是有權力的當權者,包括政府高官和那些為政府護航的政客。

四,教育制度的問題

我絕對同意香港教育的制度出現問題。但並不是因通識教育,也不是沒有德育教育。

透過通識教育,學生學習思考,分辦是非黑白。他們有明亮的眼睛,能知道在內地和香港所發生的事,知道甚麼人在弄權,甚麼是不公不義之事。他們或許會有躁動,但他們學懂了知所進退。看見他們在圍堵稅務和入境處大樓後,他們能躹躬道歉,我們怎能說他們是沒有教養沒道德的一群呢?更令人感動的,就是他們的創意無限,竟然可以想到在不同國家刊登聲明,反對送中。呼籲發出,幾個小時內已籌得超過 600 萬經費,將不同年齡的港人 connect 起來,比起特首的吸引力更大。所以香港的通識教育和德育教育沒有問題。

香港教育最大問題,是將一些「愛國愛黨」的國民教育硬塞在學校之中。真正的國民教育是公民教育。公民有權利,選擇自己的執政者;公民有權利,批評執政者;公民有責任,以自己所長貢獻社會;公民也有自由,說出心底的說話……國民教育不是那些盲從愛國愛黨的教育。

另一問題是,現在學校教育,特別是高等教育,已被政府安排那些所謂「愛國愛黨」的人士操控着。大學的領導是只懂政治獻媚的政客。我常聽到大學教員的慨嘆,教學只是知識的傳授,不是育人,不是教學生明辨是非。我真擔心,繼續下去會怎樣。

那位議員說:「通識教育令青年人以為自己大哂!」他們沒有大哂,他們仍是那麼謙卑,他們也沒有權力可以大哂。大哂的只是那些在議會中任意橫行,不理民意的議員而已。

為香港青少人感到驕傲

很多人批評青少年盲目,受人唆擺,被人煽惑。但大家看見他們在沒有大台的情況下所作的事,這些指控都是污衊他們的說話。

他們所能做的,已遠超我們可以作的了。我們能做的,只是支持他們,與他們同行。他們是香港的驕傲。

七月一日,讓我們繼續走出來,支持他們吧!與他們一同塑造一個免於恐懼,有自由、有人權、有民主的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