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救贖

2019/7/7 — 20:04

7 月 1 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 月 1 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文:一個 70 後的 nobody】

穿越了三條火車隧道之後,彷彿走進了劉姥姥的大觀園,從小看見車輛就如見到火箭般難得的小孩,安坐在從未見過的十四座小巴內,望著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海,小小的內心驚嘆得有如夢囈。

那是個被人嘲笑是亞燦的時代,但你身邊總有著幾個跟你一樣的燦仔,只要勇於溝通,只要放開心扉,你便能認識一班住板間房,住廉租屋,住鐵皮屋或住唐樓的好朋友,無論是大陸仔抑或香港友,都能在石屎波地,屋邨籃球場,麻石乒乓球枱上,玩著那種留波留板的猜場競賽,然後勝負也最多對其家人一聲問候,再籌集緊餘的零用錢,去買一支維他奶或綠寶,你一口我一口地舒緩心中的不憤,等著回家被問及那塊波板去了哪裡的質詢,然後哭著看完《歡樂今宵》便大被蒙頭。

廣告

那是個在雙十的石硤尾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海的時代,那是個女皇生日與中山先生壽辰都會放假的年代,那是個中英會談我們只竊笑領導的痰罐及捧腹首相「撲階」的時代,那是個百萬人聲淚俱下譴責暴政後不再關心政治並逃走了的年代。我們惶恐畢業的出路,多過何時回歸;掛心第一份工作的薪金,勝於第一屆的特首任命。我們看著最後的人民議會褪變成政治回報的臨立會,看著民主派人士的叫喊,卻籌劃買樓結婚的未來……

金融風暴各自安命,沙士鎖緊門窗,八萬五飯聚互問何時負資產,然後七一上街令亞伯腳痛下台……然後呢?供樓生仔拼經濟,靠北搲銀搵錢洗,我們嘲笑強國人暴發出醜的同時,又被大國夢壓搾成妹仔般的港燦,是的,嗅得出風水輪流轉,但嗅不出那種強權風雨欲來的氣味。

廣告

校網已經煩惱,課程更加擾人,活動次次講錢,考試如同作戰,但都咬緊牙關撐過去,孩子們壓力大,我們亦都心力交瘁。然後成長了的他們在中區張羅起黃色雨傘,我們既不鼓吹亦不支持,因為我們已成為社會上利益的持份者,我們明白安穩對於我們的工作,資產及投資都是重要的因素,我們亦明白這個政權已開始腐敗糜爛,我們理解,但我們保持沉默。社會的撕裂不及我們精神上的分裂,低能的高官不慚愧我們卻自慚形穢,每天聽著那些腦殘的議員謬談那些垃圾言論,我們卻只能看著投票勝出的代議士被非法 DQ……

還忍著,我們過份的理智勝過正確的感性,我們催眠着自己去相信被欽點的新特首,最後在 6.11 晚上被事實摧毀得頻臨崩潰!

我們這一代在過往的漠視及沉默中,被冠以中產之名去造就政權的專橫,我們關心孩子們的前途而忘卻了他們的未來,以至他們要用身體甚至性命,去爭取天賦的權利!如果說特首高官警察們要負上全責,那我們這一代是始作俑者,應責無旁貸地為孩子們遮槍擋彈,他們的救贖,不對,我們的救贖,就是香港的救贖。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生於 70 後的大陸仔,成長於 80 後的殖民地,安居於 90 後的特區,醒覺於千禧後的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