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還能做什麼

2019/11/7 — 13:5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分享一下,七月開始,我的奇幻經歷。

這幾個月,一直有商界朋友勸言,不要說太多,不要得罪人。

我動搖過,但忍不住,結果如友人所料。是的,一時衝動有代價。

廣告

但很多時候,為你帶來的會比想像多。

走了一批,卻又認識一批良心商家。他們未必很有錢,甚至近月已累積不少虧損。

廣告

不敢上前線,但各有各做。商人們關注起手足的生計,還有將來的工作。

於是,在各業的嚴冬,我們做生意的,聚頭夾計,卻不是講賺錢。

希望能開新的項目,但求打個和。Part Time 或全職都好,至少令手足們有工開。

有數得計,不搞比較好,專心搵錢大家都舒服。

但這百五日來,香港人學懂了什麼?

在催淚煙裡,槍林彈雨。很多不具名的誰,受了傷,仍然未放棄。

「諗多啲人哋,諗少啲自己。」

這句,來自助養的一個囝囝。

把香港看得比自己大,恐懼就變成動力。

有人流血了,至少,我們可以流汗。

而顧著流淚,對任何事都沒有用。

教育機構、零售公司、廣告製作,還有很多很多。一律請手足,有時人多可能請錯,但不會放過。

成年人,無論什麼年紀,在這個最亂又最和諧的香港,都尋回一點青春。

不方便開名的,暗中幫人,也只為心安理得。

結果,比當年搵錢的高峰,現在竟然還要忙。而過程中找到的意義,當然無得比。

香港還有很多好人,無法忘記被捕的三千,也不能釋懷失去的無數。

所以,做點什麼,做點什麼,再做點什麼。

政府常言道,不要亂,抗爭要完。

畢業就是學業的終點,但在拋四方帽合照之時,想到病榻的周同學,想到流血的同路人。

於是,在今日,不笑著離場,寧可痛著留下。

請問,你要我們如何放棄。

死去的,不能復活。
斷腳的,不能行走。

而無數身心的傷口,都不是放下就能復原。大家求一個公道,想證明做錯要道歉,害人有報應,而良知,不需要受這些苦。

亂夠了,煩夠了。那麼,請賠償這些無價的,然後下台,還我們要光復的家園。

或者你覺得無力,不知還能做什麼。

不要緊,看看畢業的,在上台時選擇了表態;看看同路的,在苦難時選擇了堅持。而這些銅臭的社會人,也至少沒那麼貪錢。

生意少了,開 Project,請到人就當贏。而大大小小,被笑話的黃色經濟圈也有了意義。

還能做的,就是你可以做的。如像在防暴前面,有人選擇了擋子彈,也要後面的人離開。

放棄不是選擇,除非,你很擅長忘記。
香港人,加油。

P.S. 這個專頁是 One Man Band,小弟能做的有限,恕未能悉數答允,煩請見諒。

P.P.S. 小弟十一月尾會有 Project,希望大家到時多多支持。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