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應該做心存警惕的新聞兵

2018/8/28 — 15:19

中國大陸於 1966 年爆發文化大革命。(資料圖片)

中國大陸於 1966 年爆發文化大革命。(資料圖片)

李振盛先生這本書,我十多年前已經買了一本英文版,一直期望有中文版。終於等到了,即是說,有本地出版社願意這樣做了。這書值得所有人拿一本看看。

李振盛《紅色新聞兵》

李振盛《紅色新聞兵》

廣告

英文版是紅色塑膠面的書皮,驟眼看似是一本放大了的毛語錄。這一個中文版就比較貴。如果有平裝版或開度小一點的,可能更適合部份人士,例如學生。但我個人還是覺得圖片書還是開度大的比較好。

書的印刷比英文版更精美,相片的黑白對比更強烈。產生的視覺效果同樣也更強烈。除了是中文之外,這是其中一個較英文版優勝的地方。

廣告

另一方面,中文版的相片有幾十張與英文版不一樣,相片部份又經過重新排列。重新編排過後,圖片就更有故事性。這也是另一個優點。而且,圖片訴說出來的故事,例如連番的批鬥、兒戲的判刑會議、遊街示眾槍決等等固然令人震撼,但有很多細微之處也十分有心思。

以相片中右手邊那幅為例,一個小女孩拿着毛澤東的肖像及語錄,向軍人及群眾跳「忠字舞」,表現了在那個荒謬的歲月,童真被政治腐蝕剝奪。就在這幅相片的對頁有另一張相片,一個穿着軍裝的成年人,向其他人訴說自己如何熱愛毛澤東,面上充滿了感情,其他人就在他的軍服上扣滿了毛的像章。

把書打開到這個對頁,就充滿諷刺對比地展示出一方面是「小孩子的童真被政治腐蝕」,另一方面卻是「成年人的幼稚返祖」。兩相對照極盡反諷,也令人感慨。

有人或者會說,「這已經是半個世紀之前的事了」。不過,只要荒謬的制度依然存在,誰能保證這樣荒謬的事不會重臨。

直到今天,農村仍有人會把毛的海報貼在家的中央,把其肖像放在靈位上像對關二哥及祖先搬膜拜;一個月之前,我仍然在國內的書局看見習的相片及專枱,上面放著五花八門一大堆充滿了個人崇拜色彩的專門著作。近期有報道說,有官員下令要教會在掛上耶穌肖像的同時,也要掛上五星旗和領導人的的肖像。就在幾天之前,有人高舉毛澤東的肖像上街示威遊行。

只要制度依然荒謬,誰能保證這樣荒謬的處境不會再來。近幾年,造神運動確有從臨之勢。例如說,指某「領導人的外交及政治理論已經超越西方三百年」這樣可笑的話,竟然出自中央政府其中一個最高層官員之口。誰能保證到了某一天又有另一個領導官員會說「兩個凡是」、或「四個偉大」之類的話。

而且也不單是國內,就連香港的特首,也會公開說不介意被人說「擦領導人鞋」,又要公開對領導人表示「仰慕」,說他「越來越有魅力」。這樣的笑話,其實是離我們越來越近的。

李振盛先生說,他當時冒險留下那些菲林底片,其實自己也不知道有什麼目的,只是有種感覺,認為需要這樣做。對於今天在香港及國內的局面,我們是不是已經被燈紅酒綠迷惑得感覺麻木,連需要有點警覺之心也失去了?所以,這本書透過圖片說的故事,固然值得重溫,其所包含的微言大義,也值得我們警惕。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