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姚松炎和周庭

2018/1/26 — 11:59

1月25日,《東網》及《星島日報》均盛傳先前已經報名參選3月11日立法會補選的姚松炎(九西)和周庭(港島)二人,都即將被選舉主任,在已經徵詢誠信破產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法律」意見之後,否決參選資格,亦即他們將會被DQ。

我相信選舉主任聲稱的所謂DQ「理由」如下:(一)姚松炎先前首次被DQ後,根據人大釋法,在「本屆」內已經完全喪失參選資格,亦即姚松炎被人大釋法剝奪參選權利直到至少2020年為止。按照這番「道理」,可以預料先前同樣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劉小麗、梁國雄,日後也未必能夠參與其議席空缺的「本屆」補選。(二)周庭身為香港眾志成員,而該黨綱領包括「民主自決」,「所以」具有「港獨色彩」,「所以」被視為不擁護基本法,喪失參選資格。

當然,這些都是毫無道理和邏輯的說法,根本就是對香港人參選權、被選舉權的粗暴踐踏,明顯違反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香港人權法案、基本法、香港終審法院一系列司法覆核判例,無理限制香港人的參選權、被選舉權。

廣告

畢竟時至今日,我們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我們每個人都是姚松炎和周庭,分擔著同樣殘缺的政治人權。一個人不自由,全部人不自由。閣下如要參選,現在這個專制政府聲稱自己將會全權決定閣下有無資格成為候選人,一旦發現閣下看過這篇文章,那麼就可以循著以下公式否決閣下參選資格:爭取自決等於爭取港獨,爭取民主等於爭取自決,反對中共等於爭取民主,觀看本文等於反對中共。結論是:閣下正是港獨份子,一旦參選,必被DQ。你會接受嗎?

正如姚松炎所說,「二度DQ」他本人就是威權政府向法治下戰書,「這是毫無法理基礎、隻手遮天的政治操作」。他更表示「DQ周庭,就是DQ整個政治聯繫的政治權利。今日是周庭,明天就是黃之鋒,甚至朱凱也終生無法參選,被剝奪政治權利終生」。

廣告

香港政治事態如此嚴重,形勢如此急轉直下,必將引發國際社會深切關注。香港人更應公開發聲,在體制內開展司法覆核,在體制外喚醒無知的人。這是做公民抑或做奴隸的抉擇,這是明辨是非抑或得過且過的抉擇,這是勇敢抑或卑賤的抉擇。這已經不是我們要不要民主的問題,而是我們要不要活著的問題。

當然,跟這個專制政府及其幕後操控的中共獨裁政權講法律、講道理,往往只是對牛彈琴,但我還是認為需要不厭其煩,把話跟大家講清楚。

在姚松炎方面,「議員被DQ後,不得參與同一屆補選」這種說法,完全是憑空杜撰,子虛烏有,人大釋法及香港法例根本從來沒有這樣的規定。人大常委會2016年11月7日第五次釋法是這樣寫的:宣誓人「拒絕宣誓,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監誓人「對不符合本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無效宣誓,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然而,上述文字從來沒有「拒絕宣誓者不得參與同一屆補選」的意思。即使姚松炎被指「拒絕宣誓」,但也已被DQ了,已經「喪失」議員資格了,監誓人又已經不得為他「重新安排宣誓」了。需知道「喪失」是指由「有」變成「無」,不涉及是否永遠維持或者定期維持「無」這種狀態。正因如此,才有需要舉行補選。補選當然就是開放給任何「無議員資格的人」去參選,而姚松炎正是其中一例。他有資格參選,亦即有機會由「無」變回「有」。否則,如把「喪失資格」及「不得重新安排宣誓」理解成「永遠如此」,那麼這樣就完全超出上述文字的文義範圍,而是自行「僭建」(剛好是律政司司長的專業)出「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這個荒謬野蠻概念,更加無法說明為何可以貿然把「喪失資格」及「不得重新安排宣誓」理解為僅限於「本屆四年」而非「天荒地老」。由此可見,在人大釋法之後,中共在香港的傀儡政權還是硬要胡亂「解釋」人大釋法,解釋後,再解釋,不斷走樣,不斷變形,走火入魔,卑鄙無恥,猶如捅了一刀,但刺不中,再捅一刀,簡直就是把全體香港人視為低等禁臠。

在周庭方面,針對周庭及香港眾志,所謂「主張自決等於主張港獨」這種說法,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惡性扭曲地步。近年稍有香港政治新聞知識的人都知道,本土派及港獨派從來不把香港眾志視為自己人,主要是因為香港眾志早已明確表示不支持香港獨立。既已表明絕不支持香港獨立(姑勿論閣下是否同意),怎會有「港獨色彩」這種說法?試問周庭一路走來,何時、何處、如何、是否主張過港獨呢?如今特區政府DQ周庭,根本就是把香港立法會選舉辦成跟「伊朗式選舉」沒有兩樣,那群「神學士」就是鄭若驊、林鄭月娥、王志民、張曉明、習近平,見人殺人,遇佛殺佛,只要不爽,趕盡殺絕。香港人的政治權利正式降為邪惡軸心的卑賤層級,堪稱政治人權的東亞病夫,背後正是赤裸裸的「莫須有」政治篩選。

既然姚松炎、周庭被DQ幾乎已成定局,那麼我們應該怎麼樣?答案很簡單:由Plan B補上,不作他想。經歷幾天風浪,Plan B人選終於出爐,並且廣獲民主派不同政治團體及政治人物全面認同:民主黨袁海文代替姚松炎出選九西;民陣前召集人、民主黨前黨員區諾軒代替周庭出選港島。時至今日,由他們代表民主派單挑共產黨,已經毫無疑問,先前分歧盡散,彼此團結奮進。由於他們二人都是出身民主黨,立場相對溫和,而且都是現任區議員,所以被DQ的機會應該不大。

與此同時,我特此建議他們二人做好以下三件事:盼能認真考慮及採納:(一)在他們被選舉主任確認享有補選候選人資格後,才宜開始真正的選舉工程,之前必須保持低調,盡量不要被當局找到任何DQ藉口。(二)自開展選舉工程之日起,彰顯DQ不義,實現借殼還魂,完全以被DQ者的「分身」姿態出現:以被DQ者的政綱為自己唯一的政綱,每次出現宣傳造勢辯論訪問都邀請被DQ者作伴,公開表示當選後找被DQ者擔任首席議員助理或首席議員顧問,並且合法傳達自己獲取的政府資訊給被DQ者及其政治團體,務求互通有無,產生「DQ無效、一雞死、一雞鳴」的持續加乘效果。(三)利用一半薪津及議助資源,全力支援反抗霸權與專制的香港本地抗爭者,不限於13+3,宜及於其他至少過百人,不要讓他們孤單。

我殷切期盼袁、區二人旗開得勝,謙卑奮發,承先啟後,肩負重任,勿忘初衷,莫戀權位,幫助義士,功不唐捐。從今天起,讓我們先收復立法會直選議席過半數,全取四席,再在立法會外發揮創意,集思廣益,共同營造全新民主運動模式,挽救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