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朱凱廸」這句話 不需要道德審判

2016/9/13 — 17:33

以8萬多票當選的新界西立法會當選人朱凱廸,9月8日中午到灣仔警察總部舉行記者會及報案,說明他人身及家人安全受威脅。大批市民到場聲援朱凱廸。(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以8萬多票當選的新界西立法會當選人朱凱廸,9月8日中午到灣仔警察總部舉行記者會及報案,說明他人身及家人安全受威脅。大批市民到場聲援朱凱廸。(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自《查理周刊》受襲以來,「我是XXX」似乎成了一種共同的抗議聲、團結的象徵。今天,死亡恐嚇令網絡和街頭都掛上了「我們都是朱凱廸」。然而,這種「廉價表態」卻觸動了部分敏感神經,激發了道德審判的情緒。

記得去年法國恐襲後,網絡上的藍白紅頭像不時換來「偽善」或「跟風」的指控。平日對國際間的慘劇(尤其是第三世界)無動於衷,只對法國表示同情就被指是充滿種族歧視。有人質問大家為何只為巴黎祈禱,彷彿忘記很多地方也需要祝福。一句簡單的「Pray for Paris」也惹來聲討。如此邏輯下,換過頭像、寫句祝福,都是條件式的。要不「偽善」和「跟風」,你就必須是時刻關心環球時事的世界公民。送上支持和祝福均講求「資格」。

有人說,朱凱廸以性命對抗黑勢力,香港人只不過是「花生友」,沒有資格成為朱凱廸;有人說,其他政治團體和個人亦受到政治迫害,為何香港人都不成為他們,有選擇性的偽善是可恥;有人說,政黨紛紛拋出「我們都是朱凱廸」是廉價表態,不值得尊重。

廣告

毫無疑問,所有生命和言論自由都是無價,沒有高低之分。法國人和敘利亞人的生命同樣可貴;朱凱廸的言論自由亦非來比其他人重要。一切,我們都必須盡力保護。
你有權質疑西方媒體為何不24小時報導每日兩萬多因飢餓而失去的生命,為何不每小時更新敘利亞內戰的死亡數字,甚至為何不再報導和關心被恐怖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捉去200多名女學生的情況,但你總不能期待每個人都必須關心周遭的所有事物,否則關心某單一事件就必然是偽善,隨波逐流。

事實是,沒有人能夠在主觀上對每一個生命表現出同質同量的關心。在社會和個人資源的限制下,關心具偏向性是理所當然的。你質問一個流浪動物權益者為何不多點關心同性戀權益,就是為自己載上了道德光環看世界。同樣道理,沒有「我們都是周永勤」,並不代表「我們都是朱凱廸」缺乏真誠;沒有關心「熱普城」在選舉日遭受襲擊,並非代表支持朱凱廸是偽善,選擇性反對暴力。

廣告

說到底,「我們都是朱凱廸」只不過是一個團結香港人對抗暴力威脅的象徵。當中的人名誰屬並不重要。與其以「我們都不是朱凱廸」與之對抗,責難香港人偽善、沒有同情其他暴力受害者、大搞一番道德審判,不如共同站出來向暴力說不。香港沒有英雄,亦不需要救世主。在這困難時刻,我們只需要團結。無謂的道德審判是救不了香港的;莫明其妙的不滿,更不能改變香港。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KantLex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