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路上見!

2019/6/9 — 14:18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你當初由澳門來香港唸書,覺得是來到一個更民主的地方,但現在又見證著香港在倒退,其實是甚麼感受?」

2013 年 11 月,我應邀接受電台訪問,主持人(也是一位我很尊敬的前輩)問了我這個問題,而我當時回答了甚麼?老實說,沒太深記憶了,但我記得我說了一句:「我相信香港人還是有事可做,會繼續堅守下去的,同時,我亦希望自己能參與其中。」

這位前輩也許不會知道,他當初這個問題對我的影響之深遠,因為時至今日,我還會不時會想起當日自己的那句「參與其中」。

廣告

這句話、這件事,看來平淡無奇,但其實有不少的掙扎與矛盾。因為在最初的年月,不少人都話問「喂你作為澳門人,為何對香港的事如此上心?」,起初我會用「今日澳門,明日香港」、「港澳同氣連枝」這類的說話作回應,但慢慢地,我就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想,也不能再分甚麼澳門人、香港人。

話雖如此,一種身分意識的確立,還是有其過程和背景。

廣告

若說居留滿七年,成功申請永久居民身分證的那刻,我才從官方手上取得「香港人」身分的話,在 2014 年 9 月 28 當天,金鐘街頭見證過的催淚彈、在佔領運動當中,遇到的人和事,才是我自覺是「香港人」的開端,亦正因有著這樣的啟蒙,才造就了能一直「參與其中」的動力和信念。

只是,過去幾年,一次又一次的被動員,一個又一個的挫敗、被擊倒,說沒有灰心和洩氣,是騙你的;但這陣子,當我看著身邊的朋友籌備聯署、街站,收到一個又一個平日不關心時事的朋友的訊息,跟我說「6 月 9 日見」,我彷彿回到了 2013 年的那刻,那個仍然相信「香港人繼續堅守下去的」時刻,那個讓我覺得自己一定要「參與其中」的時刻。

天氣很熱、惡法很惡,但我依然相信民眾的力量,相信「不是因為要看見希望才堅持」,但後面的一句,不是「而是因為堅持了才看見希望」,而是「不堅持,就甚麼也沒有了」。

假如這一刻,你依然認為「多我一個唔多」、仍然覺得「行嚟有乜用」,那麼,我希望你能停一停,想想他日回望,你會否怪責自己當初為何沒有多走一步、多走出來一次?

「多你一個」也許真的不多,但只要有十個、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人願意相信「少我一個就好少」,那就已經不只是一萬人的事。

各位朋友,今日,街頭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