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可以白紙黑字回答:現在我絕對反對「港獨」!

2018/12/7 — 13:54

朱凱廸

朱凱廸

朱凱廸參選村代表被選舉主任 DQ 已是不變的事實。特區政府官員和選舉主任當然一再斬釘截鐵的聲稱此事與「政治審查」和「言論自由」無關,所列舉裁定朱凱廸提名無效的理由是:朱凱廸刻意迴避有關「港獨」和「自決」等問題,答案模稜兩可,隱晦地確認支持「港獨」和「自決」,抵觸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和政策,因而其辯解言詞不獲選舉主任「信納」云云。

究其實,選舉主任三番四次反覆詢問朱凱廸多個不同的問題,最關鍵的一條是:「你本人是否提倡或支持『香港獨立』是自決前途的選項?」(註)從陰謀論角度來說,筆者曉得這是選舉主任佈置的文字陷阱,也預計朱凱廸回應時會自覺 (或不自覺) 的失足跌落其中;從回答的行文內容而言,筆者也認為朱凱廸確實是「答非所問」,並沒有簡單直接的正面回應,只是兜兜轉轉的說出一些原則和道理來。當然,正如不少人所猜想,無論朱凱廸怎樣回答和如何辯解,選舉主任為了完成其政治任務,「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朱凱廸縱有舌燦蓮花,終究還是「百詞莫辯」的!

可是,從針對性的回答立場來看,如果筆者是朱凱廸的話,必定毫不猶豫地以簡潔的對應文字回覆:「現在我並不提倡或支持『香港獨立』是自決前途的選項!」如此一問一答,爽快清晰,選舉主任真的還可以從字裡行間找碴子挑骨頭嗎?也許選舉主任還是會引申其他議題再作刁難,但是,筆者仍然會按照這樣的句型回答:「現在我……!」假若問:你贊成「港獨」嗎?筆者答:現在我絕不贊成「港獨」!假若問:你贊成「自決」嗎?筆者答:現在我絕不贊成「自決」!假若問:你贊成「公投」決定香港政治前途嗎?筆者答:現在我絕不贊成「公投」決定香港政治前途!

廣告

事實上,筆者以這樣的句型回答,並不只是策略上的花言巧語,卻是以正面的回答形式和內容表述,而且,更重要的是說出此時當刻的心底話,真誠的表達出意見來。筆者認為並無弄虛作假,也沒有昧心的違背信念和原則,因為筆者確實在當前時空下,經過反覆思考和判斷,最後才作出如此的心安理得回應。筆者在每次回答相類的問題時必定附上「現在」這個時間性的副詞,把問題和答案放在當前時空的「語境」之中,正正反映出筆者回應問題時的思緒和想法,有其現實意義。筆者真的認為現階段在香港特區應該反對「港獨」,現階段在香港特區應該反對「自決」,甚至可以表示現階段在香港特區不適宜討論和研究「港獨」和「自決」這樣的議題!這是筆者現階段在香港特區所表達的由衷之言。

也許朱凱廸過於偏執,以為就算在當前的政治態勢下,自己經已表示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政府,並且經已明言不贊成「港獨」,還是有必要站在道德高地,高舉鮮明旗幟,堅持容讓其他人可以討論,以至發表支持「港獨」或「自決」的意見。筆者當然明白,這是伏爾泰所說「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的格言,確保「言論自由」。可是,筆者在認同這樣的信念和原則的同時,還是要考慮和兼顧信念的申張和原則必須在怎樣的時空下才得以落實的條件問題。

廣告

筆者堅稱:現階段在香港特區不適宜提倡或支持「香港獨立」或「民主自決」是香港政治前途的選項!筆者同樣堅稱:在未來日子香港特區的政經環境有所轉變,「香港獨立」或「民主自決」可以納為討論和研究的議題,甚至作為香港政治前途的選項!

 

註:〈決定朱凱廸提名為無效的理由〉文件問題 (e) 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