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搶手機案】我向法官的陳詞

2019/5/27 — 12:22

法官閣下:

我相信法官閣下你在審訊過程中,已經明白我搶去一位政府人員的電話,背後的動機是甚麼-當然你可能不認同,甚至不相信-但在現時這陳詞的階段,我暫且邀請法官閣下你,嘗試從一個議員的角度,再看一次整件事情。

作為議員,我任何公開的行動,當然都是希望改變社會的不公。在這案件中,不公的,是政府可以公然違法;不公的,就是政府可以隨意踐踏議會。我在這案件中的行為,縱使法庭可能不接受,甚至超越公眾所接受的社會規範,但卻只有一個單純的目的-為不公的制度帶來改變。

廣告

政府狗仔隊一日仍在立法會監視議員,一日都是違法,一日都是對立法機關的不當干預,那立法會又何談尊嚴和獨立,市民又怎會相信議員可監察政府?就正如,若我們的制度容許政府以監視的方式,去干預司法人員,司法機構還可給公眾甚麼信心,說香港三權分立,互相制衡?或者,在現時香港,還相信三權分立,本來就是太天真。但我不會放棄的,我起訴政府狗仔隊違反私隱條例,違法監視議會,已經排了期在年底前開始聆訊,一不做,二不休。

在每宗政治案件,法官都可能會問,是否為了公義就「大曬」?我的答案是,第一,我在這案件中,已經用盡所有「合符規範」的途徑去投訴;第二,我們該反問,政府又有否用「合符規範」的方式對待議會呢?維持反民主的選舉辦法、取消當選議員的資格、禁止公民參選、惡法直上大會。當政府已經不要臉,用一切卑劣、違法的方式去打壓異見,我們是否就不可在非暴力的原則下,超越一點點的所謂社會規範,去抵擋、去反抗呢?

廣告

很遺憾,在很多政治案件中,法庭往往指抗爭者「太過火」,但卻從來沒有-或者絕少-指出其實政府的不公及荒謬在先。我無意要在此批評法庭,謹希望法官閣下理解,在一個議員的角度看事情,應當是超越「合法必是對、非法必是錯」的簡單邏輯;更應在乎的,是事情的本質公道與否,及是否符公眾的利益及價值。

那法官閣下可能想知道,我認為自己有做錯嗎?我是有做錯的,我亦無需掩飾,正如我去年在傳媒面前公開的道歉一樣。我的確是做了超越社會規範的行為,亦令該位政府人員難受,到現在我依然是十分抱歉,我亦會向公眾負責,有所承擔,好好檢討自己在事件中的處理。

最後,立法會在未來幾星期將審議逃犯修訂條例,該法例對香港前途極其關鍵,我希望法庭的判刑可考慮到我的立法會職務,讓我可參與未來重要的公務會議。

謝謝法官閣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