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哋依家就講人話 — 係失職呀 DLLM

2019/7/23 — 21:31

2019年7月21日夜,元朗

2019年7月21日夜,元朗

【文:甲由】

《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是針對公職人員各種形式的嚴重濫用職權行為,屬普通法罪行的一種。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廣告

另外,控方必須證實涉事公職人員是故意作出不當行為而並非無心之失,意指有關公職人員是知道他的行為是違法的,或是故意罔顧他的行為有違法之嫌,並且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下故意作出失當行為。

而英國上訴庭早有警察不履行其職責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入罪之案例。於 R v Dytham [1979] QB 722 一案中,一名軍裝警員在場並目睹一宗圍毆案件,但他並未履行其警員之職務,故意置之不理,受害人最終不幸死亡。法庭指警員忽視事件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以保障社會安寧,受害人人身安全及拘捕施襲者。因此裁定警員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案中 Lord Widgery CJ 指出被告的不作為蓄意損害公眾利益,是嚴重並應受譴責的。(“inaction as involving seriously culpable misconduct ‘calculated to injure the public interest’”)且強調此等瀆職對公眾利益的影響,指警員應對公眾負責。(HKSAR v Wong Lin Kay (2012) 15 HKCFAR 185 cited R v Dytham [1979] QB 722)

廣告

回看元朗恐襲事件,警方無疑作為公職人員,早於上午從區議員得知晚上可能有社團召集襲擊遊行完畢的黑衣人士,網上亦有大量資訊流傳此訊息。而早於施襲之先,已有市民在 7 時許就 Yoho Mall 形點商場一帶有數十名身穿白衣者,手持木棍及鐵枝集結而報警,但報案室竟回應「如果你驚就唔好出街」,隨後掛線。999 熱線多次未能接通,在有市民已報案的情況下,依然沒有任何警員到場了解,收到報案而不作跟進亦不尋常,顯然報案中心或分區警署在擔任公職期間故意忽略事件。

襲撃發生後,有市民於 10 時許已經報警,惟警方在姍姍來遲,待白衣人已散去後,傷者苦等兩小時始到場。有影片顯示即使防暴警察到場,仍有手持武器的白衣人士在逃,但在擔任公職期間的警員並未有作出追捕,任由白衣人士逃去。更甚的是有兩名軍裝警員到場目睹襲擊,但竟轉頭離開現場,不履行其職責,故意忽略現場人士安危。

警方辯稱因警力和裝備不足,未有即時處理事件。惟一般警方接報到場時間守則為 15 分鐘,發生此般可預視且大型之事故,為何接報 39 分鐘後才有足夠警力處理?香港三萬警力到底如何調配?警方在知悉白衫人士手持武器聚集之時未有部署,未能及時阻止襲撃行為絕非無心之失,顯然有意拖延到場時間,有縱容暴力之嫌。事後天水圍、元朗警署落閘,不容市民進內報案。眼見兩名警員帶有佩槍,防暴警察亦有大隊裝備充足到場,與白衣人士交頭接耳,亦未有拘捕任何人士。警方又有何合理辯解?一個藍衫一月支薪 2 萬,但用各種理由龜縮又怕危險云云,但請記住 you are well paid for it. 

無疑,保障社會安寧,受害人人身安全及拘捕施襲者為警察的首要責任,對社會大眾至為重要,案例亦指警員應對公眾負責,是次警方失當行為可謂極度嚴重。

以鐵通、木棍血洗車箱,無差別襲撃只盼回家的老弱婦孺,報導真相的記者,令社會被白色恐怖,被恐懼所籠罩。屯門,元朗在襲撃翌日形同宵禁,人心惶惶。對此香港警方絕對及必須負上最大責任。

 

法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