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唔係「港獨」,係「講獨」,必須講香港人的「獨立思想和人格」!

2018/12/3 — 13:45

朱凱廸

朱凱廸

這到底是一個荒誕瘋癲的甚麼年代,香港竟淪落到如此事理不分、顛三倒四、長官意志凌駕一切法則義理的地步。早前朱凱廸參選村代表一事被掛著,遲遲未獲確認參選資格,政務司張建宗還惺惺作態表示給予選舉主任空間和時間……可是,執筆時選舉主任已正式宣布朱凱廸提名無效,特區政府回應傳媒查詢亦表示認同和支持有關決定,所陳述的理據與之前 DQ 周庭和劉小麗的參選其實如出一轍,循例聲稱:「自決」或主張香港獨立可以作為選項均不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基本法》下的憲制及法律地位,亦與國家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云云。

選舉主任在「香港獨立」和「自決前途」等選項立場上刻意砌詞留難朱凱廸,實質上是超越相關法例規限之外的「政治審查」和「預先篩選」行動,令人感到非常可怕和極度憤怒。特區選舉主任被賦予審核參選人「政治過關」資格的權力,借意運用經過政治考量包裝的行政手段,肆意妄為移動所謂「政治紅線」的底線,為所欲為。朱凱廸發表的回應聲明指出「不反對他人主張港獨」竟然成為「不擁護《基本法》的理據」,選舉主任的含混解說簡直就是一派胡言。筆者彷彿看到一眾特區高官正在冷笑的竊竊私語:香港人真識相,愈來愈變得馴良溫順了!

回想英治殖民地年代一般公職人員必須「政治中立」,按規章守則行事,保持一貫的專業技術官僚態度,不涉足政治泥淖,而接近核心權力的高級公職員才有必要在政治上表態效忠殖民宗主國,平情而論這是無可厚非的。誰料到回歸後特區政府竟然把「政治審查」的特權交與只不過等同政務官權責的選舉主任,貿然掄刀亮劍,剪除政治異見人士,尤其針對新一代有潛質的參政年輕人,可謂心狠手辣,務求趕盡殺絕,永不超生!筆者豈能不從陰謀論角度臆測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合謀的政治部署?!

廣告

面對如此嘴臉和腦袋的特區政府官員,筆者必須說:我唔係「港獨」,但還是要「講獨」,講的是香港人的「獨立思想和人格」!須知極權政府為了鞏固政權,必然透過制訂法令、執法機器、監控系統、宣傳工作、學校教育、社區網絡等手段,強硬箝制也可,軟性洗腦也好,目的就是要想方設法消磨人民的獨立自主思想,貼貼服服的做愚民當順民。如今中共紅朝雖然氣勢如日中天,卻顯得相當虛怯多疑,害怕人民有個人的主見,有個別的性格而抗拒成為國家機器的一顆螺絲釘,不肯任由擺佈作為國家大局棋盤上的一隻棋子,當然觸痛了當權者的神經。事實上,獨立的思想、自主的意志、批判的精神、人權的意識和民主的追求等等都是暴政統治者的天敵。有獨立思想和人格的人民永遠站在威權獨裁者的對立面!香港特區官員慣於仰中央政府領導人的鼻息,回歸後二十年來一直以大陸黨官的思維方式行事,同質化現象的趨勢愈來愈明顯了。

早前在社交媒體上看過易中天的幾段視頻,暢談「獨立人格和自由意志」的可貴,直率而辛辣的言論在大陸網絡頗撼動人心。其實易中天曾經多次衝著習大大的發言而甘冒大不韙回應:習大大高調倡言政治色彩濃烈的「中國夢」,易中天卻大談文化特色的「中華夢」,更大膽指出共產黨治下的「法制」和「法治」論述實質上仍然擺脫不了「人治」的桎梏!如今在盲目附從「政治正確」原則的香港社會氛圍下,香港人必須「講獨」,以凸顯有主見,有省悟能力,有個人獨立風格的言行,態度上更要保持開放,不必拘泥於形式的束縛,反之必須突破思想框條枷鎖,堅守自由意志,大談特談「講獨」!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