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一百零五)為甚麼上帝要分配這些人在這種地方?

2017/3/27 — 19:01

2007年,TVB40周年台慶特備節目《勇闖玉珠峰》,安排崔建邦、梁榮忠和郭羨妮勇闖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並為從玉珠峰回來的製作隊設置了慰勞宴,當然是請來記者宣傳一番。

西藏我去到納木錯,雖然有五千米,但只是短暫時間,跟他們去玉珠峰六千多米是沒法比擬的。但看了玉珠峰主持人的訪問,有點想法。

主持人接受訪問時所說的感想,完全是意料之內。原來物質不是最重要,身邊的人的關懷才最珍貴;沒有其他隊友的支持鼓勵是沒法做到的;等等。可能他們有更深切的領會。 就對西藏我接觸到那些牧民來說,物質重要嗎?看他們身上常年沒洗的衣服、給陽光風沙刷磨得粗糙不堪的皮膚、除了曬干的生氂牛肉沒有甚麼食糧,他們會說物質不是最重要嗎?我們會說物質不重要,因為我們知道自己一定回到物質生活充裕的環境,假如我們是被丟棄在那兒一年十年,就不會那樣想了。相對同樣生活在某些高原、雪地的蘇格蘭、瑞士人,青藏高原上、尼泊爾喜馬拉亞山區上的人,西藏人就好像被上帝丟棄的孤兒。 青藏高原上的人,很多都希望離開那個地方去別的地方謀生,起碼像拉撒的城市。對一個一身要嫁五個丈夫的西藏姑娘(西藏還有窮得五兄弟要共討一個老婆的事)來說,可能不希望親人關懷,只想孤獨逃離。

廣告

為甚麼上帝要分配這些人在這種地方?

廣告

去到這種高峰境地,與天接近了,與神接近了,不是要想物質不物質的問題,這個問題在沙士期間很多人已經體會到,不需上到玉珠峰去想。遠的如玄奘跨越塔克拉馬干幾經艱苦去天竺,近代的如1975年上溫湯隆橫渡撒哈拉人間蒸發,都不是要體會物質的問題。一個個攀山者,除了地理學家要探索地理,他們上山的心理狀況是如何的?他們上山到底為的是甚麼?想要的是甚麼?

古代很多哲人、宗教信仰者,都攀山闖顛想與天接近一點,想去跟天道接觸,要思索的不是物質親情。

蘇玉華是這輯《天賜良源》的主持,一個我很久以來希望合作的演員。可惜這是唯一一次。許多年前已經看她舞台話劇演出,實在令人欣賞。《再說長江》是我離開無線前執導的最後一個節目,主持鍾景輝。我問 King Sir,他在演藝學院教過那麼多的學生,最出色的男、女學生是誰。King Sir 說,男的秋生(黃秋生),女的蘇玉華。證明我眼光不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