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哋唔係玩,係實踐我哋信念」

2016/5/20 — 12:36

【圖/文:朝雲】

20/5 觀塘警署(一)

香港眾志五名成員,周卓喬、吳天賦、羅冠聰、黎汶洛、黃之鋒,欲趁張德江坐駕駛出東區隧道,攔截抗議,遭交警拘捕,被控阻差和擾亂公眾秩序。

廣告

五人被扣留時間,較同類案件為久。

乃因警方欲以此罪名,申請搜查令。他們為免法官審批,費時失事,延長羈押,寧自願讓警察搜屋。結果警察沒帶走任何物品。

廣告

傘運後多人被控同樣罪名,皆毋須搜屋;黃之鋒仍身處行人路,舉著「自決」標語,亦一概被捕。他們批評警方是為討好北京,故意下重手震懾,特事特辦,以儆效尤。

20/5 觀塘警署(二)

獲保釋的黃之鋒,憶述他們被制服後,警察在意的,其實是要「收埋」他們,不讓張德江看見。

他也不同意有警察謂「大家都係做戲」。若不惜調動全港資源,肅清異見,只為交戲,既屬自侮,亦反映他們更應該戳破假象。

20/5 觀塘警署(三)

***

問:一般衝擊被捕,很少會被搜屋,結果出乎意料,有沒有準備?

周卓喬:我喺差館都聽到警察有怨言,甚至落場搜屋的警察,都直言冇必要。點樣喺我屋企搜出罪證,證明我阻差辦公、擾亂公眾秩序?

吳天賦:去年林鄭坐巴士到堅尼地城宣傳政改,已經有被捕經驗,但依次得罪更高層的人。我都有問警察,知唔知告咩,搜屋點搵到擾亂公眾秩序的證物,究竟為乜。

羅冠聰:我想像唔到,如果唔係有更高層嘅壓力,唔會用依兩條罪名搜屋。警察去到我屋企,亦好似只求交差,冇好嚴謹搜屋,亦的而且確搜唔出啲咩。

黎汶洛:最初係交警拘捕我哋,跟住就轉手俾 PTU,返到差館又轉俾 CID,到最後轉交俾重案組。每次都花一兩個鐘,結果就搞成十二鐘頭,覺得大家都唔想接手。

***

問:有批評說你們行動倉促、失敗、做騷。你們怎樣回應?

周卓喬:我唔會否認倉促,時機把握得不夠好,但我哋盡左全力。批評我們做騷的人,可能喺屋企打緊字,而沒去盡力撕破政府的粉飾太平,我覺得比做騷更差。

吳天賦:唔去做就永遠失敗。政府將車隊分成前後兩批,有先頭部隊開路。我哋夾唔準時間,只係阻住前隊,主要官員的車輛應該停喺隧道。

羅冠聰:做任何嘢都有人咁講,最重要係清楚闡述行動背後的原因。傘運後好多人都好失望,沒再行動,轉為觀望。我哋想同大家講,要堅持奮鬥。我哋唔會俾人哋踐踏我哋土地,喺香港嘅土地橫行無忌。我哋嘅尊嚴係要持之以恆,用抗爭去身體力行。

黎汶洛:抬走我嗰兩個交警話,「大家都係做戲啫,再郁就告你襲警或阻差辦公。」我同佢講,「你係做戲啫,我唔係喎。我真係想表達。」

臨離開警署前,群眾喺警署外不斷喊「公民抗命」。聽到警察話,「佢哋玩玩吓啫」。我哋唔係玩,係實踐我哋信念。每個人有唔同策略,批評我哋冇問題。但批評嘅背後,可以做啲乜嘢呢。

周卓喬

周卓喬

吳天賦

吳天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