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愛香港(包括元朗古蹟)

2019/7/25 — 11:16

達德公所(wikipedia圖片)

達德公所(wikipedia圖片)

嚟緊 7.27 元朗遊行,不少朋友都擔心安全。我當然擔心元朗街坊和遊行參與者的安全。與此同時,我也很擔心元朗區內十六座法定古蹟的安全。

我重視古蹟,因為古蹟盛載香港的歷史,是香港之所以為香港的印證。歷史學者早已指出,中國大陸在中共建國後因政治運動而被破壞的各種傳統文化,在香港新界得以延續,所以這些古蹟本身就是中港之別的重要見證。我們可以不喜歡這些古蹟在今天的管理人,但錯不在這些古蹟本身,我們將來還要用這些古蹟向我們的下一代訴說香港故事。既然我們的目的是保護香港,就一定同時要保護古蹟;如果古蹟被破壞,就同文革曲阜挖孔林拆孔廟沒有分別了。

我擔心古蹟被破壞,主要是兩個可能性:

廣告

第一,有白衫軍刻意挑釁市民,例如辱罵甚至攻擊遊行參與者,然後再逃到村內。這時如果示威者追上去,可能在衝突過程無意中傷及古蹟。

第二,有白衫軍自己走去破壞古蹟,然後嫁禍說是外來的示威者幹的,以此來引導香港、中國大陸,和海外輿論。

廣告

對於第一點,我相信示威者本身有足夠的智慧,明白被動自衛和主動破壞之間有莫大的分別。既然示威者在衝入立法會之後也懂得要保護圖書、檔案和文物,我相信去到新界也該懂得。畢竟,保護自己不需要破壞古蹟,只要小心一點就可以。如果有個別的示威者情緒激動而未能做到的話,我相信其他示威者一定會出來阻止。

對於第二點,示威者現實上沒辦法代替政府或村民去保護古蹟。示威者唯一可以做的,是把保護古蹟變成一條示威者之間牢不可破的天條。即使冇大台,大家也認清這個大局。這樣,就算有白衫軍假扮示威者去破壞古蹟,也不會有人相信,如是者白衫軍就不會有誘因這樣做。到時如果他們真的這樣做,就是自取滅亡。

正常情況下,我一定會話抗爭最緊要,爛兩塊玻璃算係乜。但在古蹟面前,請原諒我的老土,為一堆死物說兩句話,因為有些死物的確都好緊要。保護自己和保護古蹟沒有矛盾,因為兩件事的出發點一樣:「我愛香港」。

我老餅,睇過《我和彊屍有個約會》,仲記得有句對白是這樣的:彊屍的最大力量,不是恨,是愛。因為這一點點愛,所有承載香港歷史記憶的文物,無論如何,我都會去保護,以對得起「我愛香港」這四個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