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投票給薯片,沒有含淚或難處

2017/3/24 — 12:01

2月12日,特首參選人曾俊華與手握廿多選委票的民主黨會面,約30名民主黨員列席,會面閉門進行。(圖中為作者羅健熙,圖右為曾俊華,NOW新聞截圖)

2月12日,特首參選人曾俊華與手握廿多選委票的民主黨會面,約30名民主黨員列席,會面閉門進行。(圖中為作者羅健熙,圖右為曾俊華,NOW新聞截圖)

特首選舉已到最後幾天,也最後說幾句。對於我,這次其實真的十分簡單,上年9月底已寫status說泛民不用派人參選,若果有足夠力量是要流選還是票投曾俊華保證梁振英永不超生。進入選舉期,梁振英換成了林鄭月娥,而我則繼續做我的策略派。

香港現在最需要,也是對未來最重要的,是一個較能團結市民、停止社會撕裂對立分化的人,這比任何其他事情都來得重要。曾俊華比其他候選人優勝自不待說,即使放眼現今香港可以比他更有機會做到這點的政界中人,也確實寥寥無幾,我相信這點不少香港市民也同意。

若曾俊華當選,這個可以掌握市民脈搏、可以把話說到市民心坎而公關能力強的人,也許對我們而言將是一個很強的對手,但總比一個不理民意再低也肆意破壞公民社會土壤、破壞政府規矩、破壞一國兩制的人,對香港長遠是較有利。而且,亦讓香港市民可以稍稍有點舒緩,不用每天對著一個跟自己作對但又掌握公權力的人,讓生活可輕鬆一點點。

廣告

當然被說成「只要民意,不要民主」也不怎麼好受(立場的專題說有薯粉攻擊原則派,我固然看到,但我也看到不論薯粉或原則派支持者,更多是激烈的辯論和勸說而不是攻擊),但在不是普選的情勢下,找個對將來爭取普選較有利的人我不知道為何便被看成「放棄民主」。

競選過程中,薯片沒有從 lesser evil 進化成 angel ,但對很多人而言已起碼從 devil 變成了 human ,而且是個不折不扣的香港人。這也是為甚麼有些人會慢慢由策略選擇變成真心想他勝出的原因。

廣告

星期日就投票了,我投票給薯片都沒甚麼含淚或難處。投了他,也許仍改變不了結果,但我覺得做了自己應做的就好了。

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