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收錢佔領嘅!」

2015/2/23 — 10:24

「我收錢佔領嘅!」

小弟最近忙於新工作的安排,忽然思考到一個哲學問題:收錢做善事與「政治潔癖」。

廣告

過去六年,小弟一直受薪地做環保工作,名符其實係「收左人錢」,同金融產品的銷售員無甚分別。在六年的時間內,有不少人都以為做環保工作等善事,一定是義務工作,彷彿有收錢就不再善了。

這無疑是「政治潔癖」,而這種潔癖隨時是社會問題的根源。試想像一下,破壞環境的工作,往往都有豐厚的薪酬,例如開礦及鑽油等;但保護環境,卻要求義務工作,如是者,社會就等同承認破壞環境的社會價值比保護環境為高。

廣告

這問題若拓展到社會運動的層面上,「政治潔癖」就更深。有不少人指「雙學」、「三子」都有收錢搞佔領,又指佔領區有飯派,有錢派。就算身為黃絲中人,大部份都只會否認,但細心一問:就算真係收了錢,又如何?

我們可以接受一個人為了企業利益收錢打工,覺得天經地義,為何我們一定要求一個人義務為社會爭取真普選?特別是在維穩費高漲的時代,真心希望有朝一日,爭取公眾利益的人,可以不再受此「政治潔癖」之限。否則維護公眾利益的工作,永遠只能以「業餘水平」抗衡全職人士。

9olitics編輯按::咪「初四」咁樣啦,新年收左利是,咪補貼搞社運囉。9olitics無錢都改稿改到深夜2點啦,我只乞like同share咋……

文:古偉牧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寫於2月22日下午,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