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放棄還是堅持原則?

2017/3/23 — 12:05

右一為黃旭熙

右一為黃旭熙

【文:黃旭熙(社福界選委;社總團隊成員)】

(編按:社總已決定全票投曾俊華)

對我而言,要決定是否放棄投票給胡官而選擇薯片,是很大的掙扎,畢竟胡官可以為了我一張錯誤的提名表格派助手與我聯絡,又親身奔走一趟往選舉事務處補交,並在鏡頭前替我解釋是別人打錯而非我填錯身份證號碼,間接幫助我化解了一次危機。提名期內,我也是最大聲疾呼質問其他選委和公眾,為何泛民不去堅守原則,不去討價還價,就自願All-in薯片,還惡意攻擊欣賞和提名胡官的人是鬼,支持胡官等於幫林鄭助攻等非理性的指責。

廣告

胡官的確是最接近社福界和民主派立場的候選人,如果撇除上周一電子傳媒論壇上的灰姑娘表現,他是最能做到候選人身份的一位。星期日的選委論壇當晚,胡官攻勢強勁,說出了很多連薯片也不敢說的香港人心聲。當胡官做總結的時候,我和很多其他界別的選委一同站立為他鼓掌,雖然身旁的隊友不斷叫我坐下,擔心以為社總有任何表態,但我仍覺得必須向他致謝。到投票日,無論結果如何,我一定會上前多謝胡官,爭取和他合照。

然而,我現在有極大機會要作出跟隨公投結果投薯片的決定,這是否很矛盾呢?是的,但我想再用更高和闊的一個角度去看這個決定。鍾劍華博士在社總會員大會論壇上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提醒:支持非建制的市民,此刻很需要看到泛民能夠團結而達致有成果。如果市民看到民主300+各有主張,不能作出大比數決定而四分五裂的話,相信非建制陣營未來只會更分裂,變得更一盤散沙。莫說再過五年之後,由3月26日開始,恐怕無人會再相信全力支持泛民會有作用,D300+甚至泛民主派會成為歷史名詞,到時有人會認為對抗中央必然要用更極端手段,並且要掃清阻礙實踐極端手段的人,這種情況早前本土勇武派已經預演一次,現在好不容易藉著DQ和人大釋法的發生,讓非建制支持者找著特首選舉的時機,藉支持300+再次團結一起。但更可怕的,是更多人會變得沉靜,更覺事不關己,使香港民主運動走上不歸之路。

廣告

這三個月聽到不同的聲音,我嘗試放下選委身份,換位思考,明白香港人此刻需要什麼:一種對團結和理性重拾希望的信念,這是一切向極權抗爭的力量之源。對於有意見認為今次支持薯片,這班人放棄了原則,從此以後都無資格對抗中央,我認為這是過度的質疑。香港人的善變人所共知,舉世聞名,歷任特首上任時都曾經高民望,有過蜜月期,結果在一次又一次的官逼民反下,抗爭反而越來越烈。況且最後當選的極大可能是林鄭,到時她又再一意孤行而發生大型抗爭的話,根本無人會提起自己曾支持過薯片,正如社福界選民去年底ALL-IN我們20人當選選委,但現在幾乎無人要我們為參選時的立場找數,反而與很多香港人一樣,更一面倒地要求我們投薯片。

讓人看到贏的希望是重要的,沒有希望,你再和一班人講理想和原則都不會起太多作用。社工的價值觀是自決和充權,也相信人會有改變和可以進步。今天投薯片就是退步嗎?從香港抗爭歷史的角度看可能是種退步,但亦有更大可能是香港人想用選票找回贏的感覺,就像這年半以來,在區議會、立法會以至選委選舉時的情況一樣。從雨傘後香港民主運動的生態可見,以選票向政權表達立場,是香港人最願意參與而又最能獲得成功感的抗爭方法。當香港人對遊行、佔領、衝擊都不再相信有效而反應變得冷淡時,但他們依然相信投票能為自己充權,對抗極權。當立法會非建制能取得多兩席,選委首次成功上到326席,兩項選舉的投票率創新高,都見證著非建制的支持者最為振奮,可以高興很久,對未來爭取真普選還抱有希望。所以什麼參加小圈子選舉等於認同這制度,為防林鄭上位而投薯片(Lesser Evil),是等於放棄原則等說法,不能說它沒有其道理,但亦不合時宜。一個銀幣總有兩面的,我們不能只講小圈子最差的一面,忘記很多不能走上抗爭前線的香港人,仍抱有投下一票去取得勝利的盼望。

如果講毋忘初衷,由當初我和19位社總朋友和前輩參加這次小圈子選舉開始,就見證著很多專業人士都由沉默中產,變為積極投身參選或投票,再走到今天,香港人仍然很重視這三百個人做怎樣的決定,其實比五年十年前的特首選舉,已經取得了很大成果。我們現在繼續履行選委責任,推動還票於民,也是毋忘初衷的延續。究竟我們今天要用手上一票,去宣示社總堅定的信念和原則,還是為一路信任和支持我們的人,找回團結就能贏的希望,我認為前者的渠道還有很多,後者卻是可一不可再的機會,作為相信案主自決的社工,就讓我們把選票歸還給更需要它的香港人吧!

寫在3月21日,社總選委團隊會議前夕
Andrew Wong 黃旭熙

*以上所有內容僅代表個人立場,不代表任何組織或他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