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一個設計師,我永不參與HKDA任何活動

2016/8/12 — 11:15

HKDA Global Design Awards,總計我參與得到過六次獎項, 曾經因為舊老細(劉小康)是前會長,所以與該會關係密切。但現在確實的、公開的告訴這個協會,此時此刻,你不會代表我,本人永遠不會進入HKDA,將來亦不會參與HKDA任何活動。

HKDA的公開聲明更是窩囊。

引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為我的回應:入圍「最佳電影」的獨立影片《十年》,由於內容涉及港獨等敏感政治話題,被中國大陸廣電總局及中宣部全面封殺,禁止各大網站平台直播、轉播金馬獎及香港電影金像獎實況,令是次金像獎不能在中國大陸轉播。

廣告

中國不能出現便不在中國出現罷了。為什麼要自我閹割。

設計師是什麼?

廣告

人工偏低,工時偏長,試過番兩個月工,OT時間足足兩個月,兩個月每日平均番16小時,然後看到制成品就面帶笑容,繼續OT的傻瓜。

設計師是什麼?

只是一群對“社會”充滿熱情,然後用自己的能力去“表達”的傻瓜。

記得第一次有名字出現在DA本書,看到自己日以繼夜的心血出現在DA,開心得含淚有請小鳳姐。

我做過大概十六間公司,沒有一間公司是揸流灘的。

請容許我開名:AGH 老細 Raymond,條橋度好,然後反覆自我推翻,再度,再推,再度,最後不被自己推翻的才會開手做,有時典足成個禮拜。Ameba老細Gideon十分鐘後要出門見客,最後一分鐘都仲會埋機執layout。AOMM CD Andre,試過深夜三點打俾我話個Job有條新橋。Kan&Lau,靳叔連你堆字大左0.5個point都知,Freeman試過因為要執個logo,星期六同我OT 到七點(本身番半日)⋯⋯不能盡錄。

有個設計師,兩年前,深夜兩點,婆婆喺醫院,明知將死,媽媽客廳大哭,該設計師只能安慰媽媽數分鐘,然後入房繼續工作,一邊對著電腦移動箭咀,一邊哭,一邊做,因為明天deadline。

HKDA從來我都不覺得它幫助無名的設計師,我從來亦不期望得到它的幫助。

但是,香港設計師協會,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此名字,因為此名字會令路人有錯覺你是代表香港的設計師的一個協會。

我不知道有多小人認同﹣HKDA從來不代表我。

我所認識的設計師都不如你這般窩囊廢,他們都是對香港、對社會有熱情,會直接表達的傻瓜。

儘管你不幫助我們小設計師們,只謹希望不要再踐踏我們的尊嚴。

踐踏這大部份在香港做設計的人所僅餘擁有的尊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