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香港人嗎?

2016/10/31 — 13:29

作者繪圖

作者繪圖

【文:生豪】

我是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香港人嗎?

還記得有一次乘坐巴士,途中有一個棕色皮膚的小女孩上車,獨自一人背著個大背囊一晃一晃找位坐,然後安安靜靜地看書,她那一雙深邃的大眼睛盯著一頁頁彩色的圖案,配上她卷髮的小辮子,最後窗外的光線給了我一張難得的速寫,畫著畫著:她是那裹的人?看著她那民族風的衣服,我心裹有個大概:她也許是個印度小女孩吧!

廣告

後來我突發一想:為何我沒有想過她可能是一個香港人呢?

她也許是香港出生的,當然也有可能是從他國過來的,我先從膚色,後從服飾去判斷她的身份,但其實單單這些觀察是沒法知道她是什麼人,那又是否要借她的身份證,出世紙才能知道她的身份?那又未必,在法律上,她也許是香港人,但她未必認同這個身份,她也許自己認同的只有印度人的身份。

廣告

若然法律確確實實代表著我們的身份,那麼我們當中很多會是「中國人」。

那麼今日香港仇中的情緒就不會那麼嚴重,我們要知道的是,很多時候人們對一件和中國人有關不禮貌的事,不論在本地抑或是在外地,當中的重心往往是中國人的身份,是「我很討厭這些不禮貌的中國人」而不是「我很討厭這些不禮貌的人」,而我們對於他國,又是否前者的思考方式?我們會否有意無意地將身份和行為扣上?從「我很討厭這些不禮貌的中國人」中,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份已被割開了,香港人和中國人真的有衝突嗎?還記得在零八年奧運,那時香港人的中國身份認同感很高,為國家的強大感到驕傲,支持中國的運動員,當中的男籃,女排十分引人關注,小時候亦聽過同學仔的玩笑「生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魂,要我學英文,根本無可能......」,而我們當中有些人的中國人身份認同也許是來自父母,長輩的,故此,香港人和中國人兩者的身份並沒有衝突。

在香港民族論一書中,公民身份被提及是香港人身份的基石,以參與政治連繫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這種定義也許會割裂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這是由於學識水平的差異,參與政治程度的不同、對政制理解的深淺和政治觀點的不同。首先政治參與和香港人生活的關係是否真的這麼強?粗略推斷,香港人口約有七百萬,十五到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近乎九成(十八歲可登記做選民),而今年立法會登記選民有近四百萬,投票只有約二百二十萬,參與人數連三分一人也沒有,其次比起政治連繫的身份,香港多族群的身份,不同文化的雜居就更為突出。

我們應該要好好珍惜「香港人」這三個字,避免重蹈覆轍像「核心價值」被用臭的下場,本身「核心價值」無特定意思,大家爭先恐後定義和濫用,然後有某個觀點或共識得到了話語權之後導致有的人不認同和甚至抗拒,割裂了大家的想像,慢慢就「核心價值」變成了虛詞,若然「香港人」亂來更有可能令人反感,真的不想有一天「香港人」的身份會被引以為恥!

二零一六年,日本「世界小姐」比賽中,一個日印混血兒贏了冠軍後,在日本引起熱議,有人認為她的外表不夠「日本」,亦有人她像印度代表多於日本代表,我發現原本日本也有「黃皮膚,黑眼睛」的看法,從李光耀在其著作「李光耀觀天下」認為日本人的民族(血緣),國籍和身份有一定的關係,即使他們的人口老化問題十分嚴重,需要更多的年輕人(本地人不願意生子)去支撐社會運作,但他們對外國人融入本地社會反應和外國移民入籍很冷淡,即使外國人入籍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法,但他們亦沒有反應。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日本人由生活習俗,到民族國家建構了他們的身份,而他們的身份甚至影響了國策。

身份很大部分是來自身份認同的;身份認同是一樣幪糊的東西。她沒有界限,沒有形體、沒有定義、沒有邏輯、沒有法律,但自由意志亦不是完全決定身份的,用學理的話語也捉不住她。身份往往從生活開始,然後到文化習俗。與其說我們是香港人,中國人,倒不如說我們是「現代城市人」,我們的生活往往和城市科技掛鉤,而我們的習俗亦慢慢消逝,文化一步步滅亡。

但有時法律會影響我們去看一個人的身份,例如報章上的那國人是跟國籍的,或者一些網上留言「他仲話搞港獨,原來係大陸仔黎概!」,當中強調了出生地,除了有官方「首先你是中國人」,也有民間版本的。以我觀察,我們結識外國人或者他們結識我們,多數都是以國籍去確認身份先「你好!我叫XX,我是德國人!/我來自德國!」,而不是以你喜歡做什麼,吃什麼去介紹自己的身份,他者和自己看身份認同的角度和方法似乎是不一樣,甚至是有矛盾的,但是我們活著,身份不免由自己和他者身份認同所混合的,也許我們看人看己應該如一。

但有時可悲的是,有些權貴手持外國護照,選擇在外國生活,亦不見他們熱衷去中國,但就常常叫人體驗祖國生活和叫人去愛國,這樣就太過表裹不一;而小市民,小老百姓們就無從選擇他們的生活,但都要硬食他們不喜歡的「身份」。

還記得日本漫畫「荒川爆笑團」,主角一團人在河邊有一片小天地,在那裹人人自己的身份認同都被大家接受,有穿著河童戲服認為自己是一隻河童;有戴著星星面罩覺得自己是星星和有個男人穿著修女袍認為自己是修女,那個是一種美好的世界,但只在漫畫裹!

其實「黃皮膚,黑眼睛」都是他者給我們的身份,我們何不試試細心看看自己的身分,也去聽聽別人的,從自身一舉一動到日常生活,節日習俗的參與去了解自己是到底是什麼人呢?

 

作者簡介:生勾勾硬膠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