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五年前曾經跟林鄭對話的學生,我只想說一句:Carrie姨姨,辛苦曬,早點抖啦

2019/8/21 — 18:57

一、提出「對話」,其實只是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非真正解決問題

五年前,我是曾經跟林鄭月娥「對話」的學生之一。當時「Carrie姨姨」「懶親切」地叫我們英文名字「Alex Lester」(諗番起都想嘔),但實質上,政權在對話的背後,是要置我們於死地,把我們往死裡打。

所謂對話,其實從來都是政權用以拉攏和蒙騙中間派、搞散運動的技倆,永遠不可能會有實質內容,更加不可能從中促成一個真正的制度變革。

廣告

根本的問題在於,政權所提出的「對話」,其實從來都 不 是 一 場 政 治 談 判。

政治談判的意思,是大家根據自己的實力,各自討價還價,看看大家各自可以讓步的地方在哪。但在今天政權的立場來說,就是五大訴求,寸步不讓,政府會作出實質政治讓步的意圖是零。

廣告

落實五大訴求,落實一個真正且徹底的制度改革,把權力歸於人民,是不論carrie姨姨口中的極端暴力示威者以及「和理非」當中,都有非常強大而且實在的共識的。

建設一個所謂平台去解決政治爭議,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關鍵在於,這個建設出來的平台,是為了解決問題,還是是為了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觀乎平台的組成,觀乎政權官方的口吻,似乎是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居多。

這個平台,不是去討論如何去落實五大訴求,不是去討論如何克服警暴處日益澎脹的權力,從而追究所有違法違憲濫權的警暴人員,更不是去討論如何廢除人大八三一決議、落實一個真正的雙普選。

總之與五大訴求有關的內容,這個平台一樣都不會傾,一樣都不會處理。連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個與制度性改革毫無關系的訴求,也完全置諸不顧。

這樣的話,「對話平台」處理的是甚麼呢?就是那些應該在監警會加幾個泛民、如何派糖去處理民怨之類的垃圾。

根本跟市民想的完全不是對焦,傾乜?

明知無用,點解還要去做呢?答案很簡單,做給那些扮想解決問題、實質是想投降的「中間派」「社會賢達」去睇,拉攏他們去「止暴制亂」。

二、對話是一場騷,做給中間投降派社會賢達睇的「show」

總之對我來說,對話,或曰政治談判,都是建基於我方的實力基礎。只要我方實力得以維持,政權再也承受不了那股壓力,不得不思考是要血腥鎮壓,或是作出實質讓步,政治談判就會自然而然地出現。

不然,在政權沒有打算作出讓步之前,政權只會開出一些跟廢話無異的「方案」,「懶係有誠意」、「好認真」地「HEA鳩你」,從而蒙騙沒有意志跟政權、不公、專制博鬥下去的中間投降派,令他們運用他們的輿論力量,企圖從而消解運動。

以五年前的對話為例,政府透過中間人(來自某領先地球的高等學府的、自稱跟林鄭很熟的「教授」)向我們作出兩點所謂政治承諾:一、為將港府撰寫的831後民情報告,親手向國務院總理或人大副秘書長李飛提交,作為重啟憲政修改的基礎報告;二、設立多方對話平台,專責討論二零一七年前的特首/立法會改革事務。【1】

但這兩點,大家都知道,跟撤回八三一框架、落實真普選是沒有任何關系的,但社會上總有些有權有勢的投降派,覺得「要收貨」、「好過無」。換言之,政府提出對話,所交出的「功課」、交「功課」的對像,並不是運動的參與者,而是無時無刻打算向政權投降的中間派社會賢達,並且利用他們在社會上享有的權力或輿論影響力,令政府不需要作出任何讓步就能得以消解運動。

對於這些廢話,我們當年當然不可能接受,並從而呼籲大家「退場」。而中間投降派「社會賢達」這個時候,就有很大的身位去協助政權攻擊和解散運動。事實上,那位來自某領先地球的高等學府的、自稱跟林鄭很熟的「中間人」,後來更多次接受報章訪問,談及自己有多委屈、盡曬力,說學生出爾反爾、毫無誠信云云。

諗番起,都literally係想嘔。明明是作了政權作惡的爪牙,卻能冠冕堂皇地吹奏自己,這就是中間投降派的樣子(當然他們有的是真心膠、覺得自己真的是「為緊件事好的」)

在1021對話之後,這樣的勢力幾乎是空群而出。

但我們會再上當嗎?大概不。

三、關於無大台,無談判對像,點傾?

而現在雖然無大台,但絕不代表無平台、無組織。今時今日,運動發展至今,民間根據形勢的轉變,從而凝聚共識、自我修正的能力已經極強。

只要你提出如何落實五大訴求的方案,民間是有足夠的實力和力量去跟你互動和回應的。

亦即是說,香港人就是這場運動的大台。

但前題都是,你要有如何落實五大訴求的方案。

四、

況且,更重要的是,這個政權的無恥、崩壞,香港人是全部都看在眼內的。近的有七二一警黑勾結,警暴人員日日違法濫權,政府不處理,句庇甚至是鼓勵;遠的有透過小圈子選舉、功能組別以制度上的暴力,去一次又一次踐踏港人的胸口;喜歡的話,可以隨時釋法,把白說成黑,鐘意dq就dq,鐘意告你就告你。

我都幾肯定,去到今日今日,港人對於制度的不滿和失望已經是根深蒂固的了,這是林鄭和警畜期待的民意逆轉不會出現的原因。

如果民意是如此堅定地要求一個制度上的改革、要求徹底地重整警隊,舊的招數、舊的套路,再也不能夠對付我們的了。
現在政府又是想用番同一招,拉攏中間投降派,對付運動的參與者。我們都這樣被耍過,全世界都知道政府的套路是如何操作的了。真的不會再中計第二次了:

如果你想對話,請就著五大訴求,逐一交出如何落實、如何執行的具體方案。

只要你這樣做,整個社會都一定會跟你對話、互動,carrie姨姨請放心。

我們是一直進化、一直學習、一直修正的香港人。

Carrie姨姨,辛苦曬了,但你咁辛苦、咁認真地找咁多人去做場戲,很認真地講大話、做騷,是不會再呃到香港人的了,早抖吧。

總之: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香港人加油,這是屬於我們的一場時代革命,我們要奪回應得的權力。

【1】周永康早前就有就「對話」寫了篇文章,可參閱:
https://www.facebook.com/alex.chow.3532/posts/1015689821895914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