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雷「庭」救兵

2016/9/12 — 14:58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六月開始,推出「雷動聲納」滾動投票網站和,收集選民投票意向和意見。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六月開始,推出「雷動聲納」滾動投票網站和,收集選民投票意向和意見。

【文:一選民 】

我是港島居民,家在太古城,就是那個排隊排到凌晨的票站。我支持泛民,但對某些泛民政黨很有意見。9月4日那天晚上由八時半排隊到晚上十一時許才投到票。很想記下這次立法會選舉的點滴。

提名期完結,民主派名單多,民調走勢顯示民主派選情不樂觀。很多朋友在Whatsapp 群組表示不知道如何選擇才不會浪費手上一票。

廣告

談起要做個策略選民配票,朋友們都有興趣,都想好好利用手上的一票。我就在8月23日約了一次飯局,分享一下配票的概念,大家又談談對一些候選人的看法。那次飯局有七人參與,有住香港島、新界西、九龍東、九龍西的。飯局完結時我們各區大致有個心儀的首選次選名單,打算回家再推薦給家人,各自在家庭中配票。大家也認同要繼續留意民調走勢,有需要時就名單作出調整。但那時候,我們都沒有打算參加雷動,雖然構思是與雷動計劃希望配票讓最多非建制派人士進入議會的概念一致。

有一點值得提出的是,那次的七人飯局中,除了一位朋友不置可否,其他都表示不想投票給熱普城的候選人,我和朋友們對他們的主張態度很有意見。

廣告

9月1日雷動計劃預演,我收到邀請。但到發現時已過了預演時間,我那時仍對雷動的安排不已為然。但就參加了策略選民群組,希望得到多些資訊。

家「庭」晚飯聚會 冀以家庭單位配票

9月3日,約了家住新東的爸媽妹妹和住新西的妹妹妹夫一家,特別搞了個家庭晚飯聚會,目的就是提醒大家投票,也希望大家能以家庭單位配票給不同民主派人士。

席間妹夫說對今次選舉民主派得票率不樂觀。倒不如把票投開明建制派。之前也聽到有住九龍東朋友說因為見到民調顯示邊緣人士是黃洋達,為了不想黃得票,情願投柯創盛,但他其實是支持民主派的。我真的嚇了一大跳!沒理由支持民主派的倒因為要策略配票就反而票投建制派吧?我建議他們別理會民調,一心一意投喜歡的吧,那怕結果是否太多票。幸好他們也聽我的建議。

結果,家庭飯局後,爸媽和妹妹一家也參加了策略投票,六個人分開投他們喜歡的首選或次選候選人。他們選的新東是林卓廷、梁頌恆,新西是郭家麒、朱凱迪。超區就是鄺俊宇、梁耀忠、涂謹申,當中涂只有一票。

9月3日其間,不斷收到雷動策略群組的訊息。我的港島群組約200人,雖說是策略配票,但雷動讓群組內的組員就著最新民調的情況,透過討論,再投票選出想建議的人選。

雖然有200人,但群組熱烈參與討論的有幾十人,其他人像我一般只看不出聲多。9月3日晚發放的民調許智峯是邊緣人,羅冠聰是未達入圍指標。群組討論的結果是票投許智峯、羅冠聰。超區就梁耀忠、鄺俊宇。就是大家現時見到的建議。

9月3日後來又收到雷庭救兵的邀請,我橫豎獨居沒得家庭配票,就答應了當救兵。救兵要9月4日待晚上八時後等雷動統計組員𣾀報自己、家人或朋友當天投票情況後,再發放指示告知要救哪一人。

那天等到八時許也未見到消息,我決定還是先到票站附近等,心想一有消息就去投票。去到票站才知道不得了,原來人龍圍著大厦繞了一圈。有排隊中間的告訴我他排了一小時也未到龍頭。票站職員不斷巡邏向人解釋,十時半前只要在隊中都可以入票站投票,票站會待所有人投完票才關閉。有職員長期站在龍尾以示排隊位置。

我住了太古城11年,多次投票,但場面這麼墟冚還是第一次。

我雖然沒有問其他人,但肯這麼堅持的我相信是民主派的支持者多。在排隊時有些記者在隊中游走採訪。有個蘋果日報的記者想找雷動的參加者訪問,剛好問到站在我前面的兩個年輕人。我不想表露身分,卻聽到年輕人知道雷動計劃卻沒有參與或參考雷動的建議。又有採訪隊表示是鳳凰衛視的,就被排隊的朋友噓,叫他們回大陸去。雖說是晚上,天氣還是熱的,除了個別人士向職員發脾氣外,大部分人都乖乖地等候,堅持到底,實在令人感動。

結果我就是根據雷動指示,投了許智峯和梁耀忠。

選舉完了見到有政黨、名人、評論人埋怨雷動計劃,打亂選舉結果,又說甚麼做假,我反覆想了一個星期,看了不少評論,有以下幾點想說:

民間或家「庭」配票無可厚非

(一) 大家對民主派互不協調導致有機會攬炒很不滿。也很擔心就是怎努力也白費心機。配票的岀發點就是以大局為重。當政黨都各自為政,只想著自己時,民間的主動配票(不論是雷動或是市民的家庭配票),實在無可厚非。

9月3日陸續傳來的棄選消息,更是為大家燃起了一絲希望。

(二) 正如很多人指出,雷動計劃不完美,但它真的幫助了大家對策略投票的認識和招攬了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實踐。當阿爺能完美配票棄王國興保周浩鼎,立法會一天還有分組點票的制度,我們便要繼續鑽研完善配票的方法。

(三) 雖說是策略配票,但雷動沒有影響組員的選擇。任由組員討論,經投票達至共識。說雷動主宰了投票的自由意志我是不同意的。雷動的參加者(除了救兵)是在有限制的框架下作選擇,所選的都是自己支持的人,或首選或二三四選。

(四) 有政黨說輸了是因為雷動配票影響。就看看港島吧。我的雷動組員都支持羅冠聰,很想幫他一把。雖說加入得群組都是支持泛民,但組員都表示不想支持熱普城的候選人(以此推論,相信這就是九龍東最終沒建議邊緣的黃洋達的原因)。至於何秀蘭,也有人提起但若要二取其一,大家都傾向選羅冠聰或許智峯。至於其他選區,上述提及的朋友連家人也有差不多廿人,但除了一人不置可否外,全都不支持熱普城,李卓人也沒有人提過。某些政黨得票少究竟是配票影響,還是真的少了支持,也沒人說得準吧。

(五) 最高民調走勢的涂謹申、陳淑莊高開低收,是因為一般人都爭著做策略投票。就像我,若不是做救兵,我的港島首選是陳淑莊。但因為當救兵就變了許智峯。若要改善,可考慮把最高票也納入策略投票的建議,免得「策略投票」建議,影響了需要「繼續支持」的候選人。

(六) 最後,我由衷的多謝戴耀廷教授。由佔中到雷動,他把很多不可能的變成可能。說他好心做壞事的人,我想問,現在有幾壞?想想如果沒有雷動而結果有一個地區議席也是建制派佔多數的議會,不是更壞嗎?
 

簡介: 支持民主的普通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