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最鄙視的幾種身居澳洲的港人

2015/6/16 — 9:31

最近,有一位我以前在墨爾本認識的人的配偶在香港政制問題上以在我的post留言或tag我的形式與我唱反調。他還很「理性」地說雖然大家政治意向不同,但我應該看某篇「中肯」文章。

如果這位人士住在香港,我絕沒有異議,還會尊重他的看法(大家都知我在FB大多是罵不還口)。試想想,我連吳康民先生這麼「左」的文章我都可以尊重(有時甚至在繼續持不同意見情況下欣賞),一個老朋友的丈夫想說幾句話,又何足掛齒?

但是,這位仁兄並不是住在香港,而是住在澳洲,所以我對他及類似他的人士的看法就由尊重變成鄙視。我與媽媽在澳洲生活時,特別鄙視以下幾種在澳洲生活的港人,而以上的人士是第一種(我與他不認識,希望他至少沒有第二或第三種看法吧):

廣告

1. 自己在澳洲享有民主自由,就指指點點說什麼香港人不值得有民主、什麼「民主派搞事」、什麼「外國勢力搞亂香港」等論述。你自己享有的東西,你憑什麼說他人沒有權享有?如果你覺得這些民主自由的價值很煩,你大可以離開澳洲,回去香港甚至內地生活,「享受」你覺得是較理想的獨裁或半獨裁;又或者留在澳洲,爭取廢除民主自由制度。

2. 看到有關難民或新移民的報道時就說他們怎樣「阻頭阻勢」。你自己或你的父母都曾經是新移民,為了好一點的生活離鄉別井,無論移民時是有錢(「香港人買晒我們澳洲人的物業!」)或沒有錢(「這群移民拿走我們澳洲人的工作,又不懂講英文!」),都是飽受歧視。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為何現在到你在澳洲安居落葉、落地生根的時候,又去歧視他人?

廣告

3. 自己住大屋、用靚車,還在個人或生意上拿澳洲政府的福利、津貼或稅務優惠,但就投訴澳洲的福利制度「養懶人」。說這些東西的你,不會覺得有些自打嘴巴嗎?

最後,我以上提及到我與媽媽鄙視的看法,並不是要阻礙任何人的言論自由。他們有自由去發表這些看法;我亦有自由去鄙視他們的看法;他們亦有自由去鄙視我對他們的鄙視。

引用高局長一句:「講完。」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