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會知道幾時要退

2018/7/13 — 15:19

【文:中產平民】

一個月之間,三位泛民主派元老級人馬選擇了三條不同的路;有人瀟灑地交棒、有人不歡而散、也有人戀棧權位,筆者也只能奉勸各位泛民元老,「我會知道幾時要退」,才是從政之本。

在三人之中,工黨的張超雄在議會時間最短,卻是唯一一位願意急流勇退,交棒給黨的第二代,甚至在下屆選舉為對方抬橋。雖然筆者並不完全認同張超雄的政治立場,但張超雄的行為卻絕對值得尊敬。工黨在上次立法會選舉失利之後,亦曾出現退黨危機,在未來的選戰,保住現有席位是必須。如果交由張超雄繼續參選,雖然或可保持勝算,但也同時讓人感覺工黨跟民協和街工一樣,縱容老將永續參選,不願交棒,最終只會流失支持者,令工黨在政治舞臺上消失。張超雄願意放棄參選機會,不但為自己贏取掌聲,更保留工黨生存的機會,可惜非所有泛民元老也願意為黨忘己。

廣告

經歷上屆立法會選舉失利及九龍西選舉爭議後,馮檢基最終選擇離開一手一腳成立的民協,跟其他前民協成員之前組成壓力團體,參選機會態度曖昧,實在令人感到失望。在民協面臨亡黨的時候,馮檢基不但不肯留在民協穩定軍心,更選擇退黨另起爐灶,等同向民協多踩一腳。如果馮檢基冥頑不靈,在未來的九龍西補選及下屆立法會選舉參選,不但會令自己僅餘的聲譽全部賠上,更令現時人丁單薄的民協雪上加霜,加速民協的滅亡。

但三人中最令人失望的,必然要數街工的梁耀忠。街工及梁耀忠基本上是在重覆馮檢基和民協所犯的錯。在上屆選舉自己在超級區議會勝出,但無法保住新界西議席之後,梁耀忠同樣不願意在來屆選舉,交棒當然令接班人失望;面對黨內管理不濟的問題亦未有好好解決,最終令街工多位成員先後退黨,親手斷送了自己成立團體的前途。梁耀忠不但未有從民協事件好好學習,以求讓街工保住生存的機會,卻選擇犯馮檢基曾經犯過的錯,連年前車可鑒的道理也不懂,街工敗就拜在自私的梁耀忠手上。

廣告

三位元老級人馬,各自選了不同的路,亦間接令兩個泛民政黨在未來的日子消失在香港的政壇上。路選錯了,連累的不止是自己,卻是自己多年來的心血。為了以私利選擇永續參選,輸的永遠都是自己。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