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有一個姐姐叫嫻姐

2015/5/25 — 18:20

陳婉嫻  ( 無綫新聞截圖 )

陳婉嫻 ( 無綫新聞截圖 )

眾所週知,我的姐姐是人稱嫻姐的嫻姐。

我爸爸姓香,我們是一個大家庭,大概有七十幾個兄弟姊妹,而為什麼我只提及嫻姐呢? 因為她是一個世界級的出賣控。

而又因為最近有一單新事件,令這個人稱嫻姐的嫻姐成為全家熱話,家中不論老少不斷細數她「出賣 」的往績,自此「二五仔」可能不再存在,大佬被出賣臨死前會對住出賣佢既人講:「你⋯你呢個嫻 姐!」

廣告

嫻姐一直是家庭工人階級聯會元老。她經常出言批評爸爸媽媽及爸爸媽媽家制派,時常令其他兄弟姊 妹覺得她有良心,真心為家人。但是之後每到家庭會議關鍵投票時,她則多選擇投棄權票。

我現在嘗試用比較有系統的方式把嫻姐到現時為止的傳奇事蹟簡單整理列出(太多,不能盡錄,見諒 ):

廣告

1.三十二哥提出捍衛家庭中工人階級權益的「集體齊齊談判權」,第一次在家庭會議通過,可惜三個 月後被廢除。原因是在第二次家庭會議中,自稱家庭工人階級代表的嫻姐缺席投票。而第三次在家庭 會議時,爸媽已有足夠票數廢除此提議。

2.因為想得到家庭標準工時,對家庭工人階級有所交待,有段時間向爸媽投誠,出賣家庭中工人階級 權益,最後結果當然是被爸媽出賣,不標準工時也得不到。之後口中不停批評爸媽,但投棄權票的原 則不變。

3.爸媽堅持只給「不多於三日」的侍產假,三日後家中工人階級要立即做家務,否則無飯食。家中飯 民派打算提出修訂,要求增加至七日並給予全餐,且禁止爸媽和侍0產中的子女斷絕關係。 爸媽威脅,家庭會議若通過有關修訂的話即撤回提議,飯民派聞言同呼可恥,但親爸媽的家庭工人階 級聯會就口說支持,卻拒絕投票支持修訂,嫻姐就是其一。

而現在最新的事件是這樣的:

數天前,嫻姐帶著一個自稱在香家中住了九年的十二歲小朋友開家庭記者會,這個小朋友姓中,原是 對面那大家庭的人。不知為何走進我家住足九年,而現在出來自首是因為他想要在香家定居。

很多兄弟姊妹強烈不滿,原本我們家已經不大,很多人連張床都分不到,原因是對面中家一直不斷把 他們的子女送過來,爸媽是中家的員工,一直把自己當成是他們的奴隸,所以不會反抗。

之前已經有案例,只要在香家中產子,此子便可成為香家人。此案例加上香家個人遊(中家可自由來 往香家)的實施,造成大量無香家居留權的中家孕婦來到香家產子。至現在,獲得居香權的「中出嬰兒(中家出走的嬰兒)」逾15人,造成資源分配問題,引起香家兄弟姊妹強烈不滿。

這次兄弟姊妹們不想再開此案例,怒火直指嫻姐,香家本土大力量派「包圍」嫻姐房門,表達對家庭工人階級聯會助「不中出童(不想居中家而出走的兒童)」定居香家的憤怒和不滿。

嫻姐此次不是往常的「出賣家庭工人階級」,而是更直接的「出賣家人」。

但是我在這個香家住三十多年,我有信心嫻姐的出賣傳說是不會停止的,她一定有辦法再創奇蹟,因 為她是一個世界級的出賣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