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未見過一個地方嘅人咁想整死年輕人」

2019/10/14 — 19:26

【文:山鬼】

前陣子,幾名實習社工同學應邀前往老人院做研究,剛到門外,幾名保安極緊張地跑出來查問他們是甚麼人,同學剛說「我們是中文大學的學生…」話音未落,保安更緊張包圍他們說「警告你唔好係度搞事!」「你再係度我就報警。」直到在老人院中的社工出來解釋,同學才可以放行。

事後,同學的feedback只有一句。

廣告

「我未見過一個地方嘅人咁想整死年輕人。」

世代間的敵視,由2014年發芽至現今,終於演變成一場災難。這一代的人,在懷疑與切身的痛苦經驗下成長,對建制和權威不再相信,不再玩之前留下來的遊戲。他們擁抱的新價值,和過往一代所經歷的完全不同。價值觀的差異終於變成實際的對抗。

廣告

正因為有兩個月前中年男子在淘大毒打年輕人,正因為有元朗721,當一方使用暴力,暴力只會繼續出現。種種的不滿化為行動,年輕人開始獅鳥、裝修。然後又有中年藍絲襲擊區議會候選人。世代間仇恨與暴力,從網絡走到現實。

最後餘下的,就是失控的時代。

年輕人抗拒「廢老」,好些中年人士見到有人著黑色衫就不安,又或者像那幾個老人院的保安,見到幾個大學生就想報警。

食子的社會,仇老的時代,在運動溫度慢慢減退的當下,不論誰勝誰負,我們最後要面對的,是一個充滿仇恨的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