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欣賞的那種義務維權律師

2017/6/30 — 18:39

文浩正(法政匯思專頁)

文浩正(法政匯思專頁)

今天,《香港01》刊登了一篇義務維權律師群組成員文浩正與楊岳橋的訪問。我欣賞文浩正、楊岳橋這類義務律師,並不只是因為他們站在弱者那邊、這些案件並不賺錢還要是「買難受」、或因為我不加入他們行列感到慚愧那麼簡單。我欣賞他們的,還有:

- 他們從不以「義務維權律師」身分去耀武揚威。就算他們是就這角色接受傳媒訪問,主要都只是為了讓公眾更了解他們的工作、及澄清一些外界對他們的誤解或抹黑。

- 他們不習以為常地(甚至可以說是很少或沒有)高調宣告他們正在處理什麼具體有政治色彩的案件。他們很了解,他們協助的人士與案件已經是很高調、很敏感。高調對的案情或與執法人員交涉很多時候不止沒有幫助,還可能是有害。他們的專業讓他們明白,在這情況下,代表律師就需要更低調、更少就案件公開發言或用不必要地強悍的手法處理,因而為高調的當事人與案件做一個平衡。

廣告

- 同一時候,我知道外界時常誤會義務維權律師教導他們的當事人「玩」高調。我不敢說完全沒有義務律師這樣教導當事人(我不知道有沒有,因為我不在其圈子內,我亦不會就此猜測)。但我知道文浩正、楊岳橋及與他們思維相近的義務律師就大多時候都不鼓勵當事人高調回應案件、有時甚至反對。當然,當事人有時有不能避免的政治考慮去決定高調不高調,但至少作為律師的文、楊與其相近者,就總是把當事人的法律權利與利益放先於政治考慮或高調處理具體案件能為自己帶來的名氣。

- 他們失敗不會氣餒然後大罵四方,他們成功亦不會就自己的角色大肆鋪張。我夠膽說,他們在這幾年來在個別案件中默默耕耘得來的一些小勝利或小進展,是公眾永遠都不會知道的,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就這些事太高調,下一次就很有機會爭取不會那些較好或不太壞的結果。

廣告

伸張正義固然是好,而作為一個自己沒有做這些案件的滿身銅臭律師,我向所有願意做這些案件的行家致謝。但文浩正、楊岳橋與他們想法相近的行家的那份專業、那份無私、那份不求掌聲只求做好件事的作風,就更值得大家至高無上的致敬。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