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暑假最後一天,說說作為老師的心情

2019/9/1 — 19:18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暑假最後一日,來說說作為老師在這個暑假是怎樣的心情。

今年一整個暑假,除了要準備新學年,很多同工最大的心理和情緒負擔就是執仔和處理學生的情緒狀況。好多老師都有在街上,照顧學生的安危,社工更加是最疲於奔命的一群。我們很多人,晚上回到家裡就哭,擔心香港、擔心有學生受傷、擔心有學生被捕,然後第二日又是新的疲於奔命的一天。有些人會說老師應該叫學生留在家中、叫學生不要乜乜乜,大陸官媒抹黑老師是神,對學生的行為有決定性的影響,我常常都說,如果年輕人的真的當老師是神,我們教書就不用那樣辛苦。

誰不想放暑假,我最希望學生可以安心地去玩去 hea,好好的過著年輕人應該有暑假,談談戀愛、去大自然發癲放空,然後好好準備下一學年的拼搏。結果年輕人要上街、會受傷、會被捕、會被無理拘禁,為了自己的未來,過著一個不合情理的暑假然後擔驚受怕。年輕人需要情緒支援,其實看著警察對市民開槍、又拉又打的,其實老師的精神狀況也好不到那裡去。

廣告

逃犯條例由民建聯開展,林鄭月娥擦建制鞋為起點,配合警察的暴力,加上各種不合常理的白色恐怖和極權壓力,挑起香港人終於團結起來反抗。這個政府激起一整代人(其實還有很多代),用暴力去回應所有訴求,把對立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面對這個爛攤子,政府竟然企圖推說這是教育問題,是老師把學生教成這樣子。政治失誤,自己不去承擔責任,卻要別人埋單,簡直不知所謂。

罷課與否,根本不是老師能夠控制到的範圍,我自己也準備好開學,但政府你幾時能回應五大訴求讓年輕人能回到他們的生活?

廣告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