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

2016/4/9 — 2:1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梁啟智】

1. 我一直以為,機場的安檢是十分嚴格的。不然航空公司櫃檯不會不厭其煩的問「請問你的行李是不是你自己收拾的呢?」很明顯,在他們的眼中,行李是不可能離開視線範圍半秒,不然可能已被偷龍轉鳳,十分危險。我又記得從小到大,聽過很多次什麼不要幫人拿東西過關,就算是朋友也要自己拿自己的行李,不然有毒品的話有些國家是要殺頭的。這些故事使我每次過關總有半點恐懼。但,原來,是有分別的。據說,如果是貴客,規則就不是這麼緊。我恍然大悟啊。

廣告

2. 但我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因為他們要冒一個很高的風險來處理問題。由地勤帶行李過關,理論上如果行李出了問題是可以找那貴客算帳。問題是,貴客可以賴帳。這時候,地勤恐怕才是第一被告,要很困難才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打份工,點解要咁?

3. 我在公營機構上班。對於特權,我的認識是:問題不在於你有沒有要求,而在於你有沒有接受。所以人家送什麼紀念品給我,我還要很不好意思的問人家這紀念品是什麼銀碼,超標的話要向上級報告。問題不在於要,而在於收。現在特首一家以「沒有施壓」來辯稱,我真的不知道我們這些公營機構的員工要怎樣去想。人家給你好處,你沒有拒絕,你已經犯規了。還要討論有沒有施壓,這是多麼的無厘頭啊。

廣告

4. 香港精神,如果有的話,其中一項應該是 pro , professionalism 的那個 pro 。可惜禮崩樂壞,是時代的寫照。為機場地勤感到可憐之外,也為香港感到可悲。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