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無法認同「大媽政治」 這種荒謬說法

2015/6/30 — 13:52

中國流行的廣場舞,各大城市都有很多婦女參與 ( Pvt pauline @ wikipedia )

中國流行的廣場舞,各大城市都有很多婦女參與 ( Pvt pauline @ wikipedia )

【文:陳紙磚】

警方「疑似」執法尺度不一、這邊拉人那邊放人,是值得質疑及批判的。

我只是好奇,討伐MK大媽舞的目的是甚麼?(首先,大媽們的「內地身分」是否已獲核證?我未敢肯定今次被狙擊的是哪一群舞者,而經常在行人專用區跳舞的大媽中,其中有一位其實是我屋邨內的居民。)

廣告

如果不是針對「內地身分」,而是針對大媽舞這種「中國/大陸/內地元素」。

那麼在公園耍太極的大媽大叔們需否討伐?

廣告

如果說點同~太極靜態得多~那麼在廟街的街頭戲曲呢?

如果也不是單單針對大媽舞帶有「內地元素」,而是阻街、聲浪太大、擾民。其實這個理據有一定道理,不過,其他樂隊、好好味印度咖哩、寬頻黨呢?

我們該如何去衡量誰更阻街、誰聲浪更大、誰更擾民?誰去評定甚麼人、如何去使用行人專用區是「恰當」或「不恰當」的?

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管理局?(沒有這個局的,別誤會)同樣聲浪下,企定定唱英文歌的本地樂隊,是否比起音樂節拍強勁、載歌載舞的大媽大叔,「阻L住晒指數」沒那麼高?

如果既不只是針對「內地身分」,也不只是聲討其「內地元素」,那究竟是甚麼令大家如此憤怒?因為那是「劣質的、內地的文化」?但究竟甚麼是「劣質的」文化?

我不是說文化或審美完全沒有任何標準。而是針對為何我們覺得「本地樂隊可以接受、大媽舞唔很忍得」這個問題,是需要有一個明確解答的。「香港人本身識分辨」是一個十分危險的說法。因為如果有100人認同一種文化,那麼只要有10000人反對這種文化,那麼去制止甚至殲滅這種文化便變得完全可以接受。(我知,會有人說,這正正就是中國對香港做緊的事呀!文化入侵呀!大陸膠劇當道呀!殘體字橫行呀!文化殖民呀!我明,有道理。但狙擊大媽舞,與扭轉這些局面的關係何在?)

而令我極度訝異的,是有「知識份子」(我99.9%相信他沒去過現場)公開說,這叫「大媽政治」,與文革紅衛兵、薄熙來唱紅打黑、阻攔蘋果日報出紙一脈相承,「香港人懂得分辨」、「是文革政治文化復活」、「香港人冇得包容」,云云。

我很想求教於「知識份子」先生,這位當年寫下了「香港回歸,不單是土地的回歸,更重要是民心的回歸」,讓李柱銘在舊立法會大樓朗聲高呼的阿「知識份子」先生,如何核證MK大媽與文革、薄熙來、將軍澳阻蘋果出紙的政治道統?

這種說法的荒謬程度,等同說今時今日看日本AV,就是為了一洩日本侵華之恨,恕我無法認同。

 

作者簡介:文字工人,每日壓製文字方塊罐頭,文卻總寫得又長又寢。戲看一點,歌聽一點,感覺每日流走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