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初選機制芻議

2015/11/28 — 15:54

郭永健(左),梁頌恆 (攝/朝雲)

郭永健(左),梁頌恆 (攝/朝雲)

【文 / 圖:朝雲】

24/11 港大 訪問郭永健、梁頌恆,並附初選機制芻議

問:未來你會否留守大埔選區?

廣告

筆者也曾偶爾旁聽區議會會議,議員多苟於蠅營小利,發言質素非常參差。區議會既由建制主導,地區工作可謂寸步難行。你會怎樣應對?

郭永健:我會選擇繼續留下。做地區工作時,會放下輸贏的計算。

廣告

在議會外磨四年實在困難。老實說,我也不會太享受當1823,求助熱線的角色,那只是被動地回應街坊訴求。我會選擇以議題為主導,並為社區引入新的理念,就像教長者怎樣用政府的1823 app。

*   *   *

問:若果公民黨接受初選,其實初選就成了協調機制,現時進度如何?

梁頌恆:暫時只是寄信予公民黨,對方回應說容後見面。很多細節尚待探討,例如劍指席位的不只兩方,也許黃成智突然也想加入。

我們亦承認是新手,不熟悉初選運作,正在請教如何推動初選才恰當。

我們有兩個目標,一方面希望以最低成本的初選,找出最有勝算的人選。毋須撞區互撼,令各方耗費資源;

另一方面則要有廣泛的民調,囊括一眾泛民和新組織,讓大家知道,在大範圍的選區對碰,各方得票會有多少。

儘管外界或覺青年新政很像公民黨,但顯然有分野存在。包括一國兩制、本土立場和前途問題。希望通過初選,清楚各方的支持度,和支持者的分佈。

問:是否如坊間所傳,由你出選新界東補選?

梁頌恆:未知,我們未搞黨內初選。其實我已辭職參與區選,個人還在思考未來方向。出戰的人選,開放予所有青年新政成員報名。

答:如協調失敗,青年新政會否執意派人參選?

梁頌恆:盡量希望不會,現實上也不太可能。其實公民黨早已放風,參與補選回不了本。參選耗費甚大,而補選的席位確實有點雞肋。

問:你不下一次說,青年新政不宜自行定位,應由港人定義。但筆者看來,避免自己行定位,似是避免得失不同派系。

梁頌恆:我不同意,對於立場我們從不忌諱。

對本土派我們從來這樣說:由下而上的模式,深化民主的工作。這些模式令人覺得像傳統泛民,本土派內爭論亦好多,但我們一定會堅持。

至於泛民我們一樣直言不諱:我們不自視為泛民一員。

爭取民主上,大家至少朝同一方向,但我們還有更多立場,香港民族,生存空間等等,很難和主流泛民有共同前提。

我真的無法在現時的政治光譜,插一根針,點出青年新政的定位。暫時唯有以素人自居。政治上沒人想得失別人,但我們不會忌諱道出自己立場。

*   *   *

初選機制芻議

筆者認為若大家願意,有初選總勝於沒初選,起碼更加服眾,而且若行之有效,的確找到最好的人選配票。

但初選有兩大問題必須面對。一是認真地搞,耗費甚鉅,就算泛民願意,傘兵也未必付得起;二是初選不包括建制的對手,或令初選的結果不符現實。

筆者不擔心建制動員擾亂初選,既需成本,也很容易看穿。問題在於初選局限在民主派圈子,一般市民不會在意非正式選舉,不會投票。留心初選並去投票的,多屬熱心的泛民支持者和年輕人。除非花錢大搞,但會面對成本問題。

當初選不包括建制人選,一般市民不感興趣;感興趣的,盡是熱心的民主派,大有可能令初選的結果偏差:例如年輕人和筆者,多對民主黨抱不同程度的反感,忽視了現實上民主黨在地區的支持度。

初選投票者的立場分佈,不同於現實的比重。前者或偏好傘兵,致令傘兵的得票不符現實地放大,失卻本意。未能找到現實上最孚民望,最具勝算的人選。

筆者謹拋磚引玉,建議推行「先民調,後論壇,再抽樣初選機制」:

一、先請中立機構,作廣泛民調,得出各派系在各區的支持度。

(不介意為鍾庭耀賣廣告,不虞他選)

二、中立方再於當地舉行選舉論壇,邀請參加機制的候選人、當地市民與會。

三、各方在論壇闡述立場,攻錯抵隙,爭取市民支持。中立方同時在場交代民調,讓市民知道一重要考量,哪方參選,獲勝機會最大。市民便可同時衡量候選人的水平,和他們的勝算。既顧及打敗建制的目標,也不會阻塞有水準的新晉,憑著立場和能力,得到市民欣賞而出戰。

四、隨機抽樣現場市民,投票舉行初選。抽樣是避免不同派系,動員支持者左右結果。

五、最重要當然是 — 願賭服輸。

上述雛型,尚有很多細節尚待考量。立會補選行簡單多數制,正式選舉行比例代表制。如屬後者,參選各方就是一支支隊伍,論壇興許就像辯論比賽;獲勝者未必只有一隊,須按選區的比例計算;抽樣的人數,當選的門檻亦須斟酌。

但愚以為我方的確需要新嘗試,務求以最低成本,盡量爭取各派認受,協調最好的出戰人選。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尚希指正參詳。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