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書我的事

2016/7/26 — 10:52

任職律師的政治評論人桑普(筆名、本文作者),本月推出新書《狼吞虎嚥:習近平與梁振英專政之始》,內容涉及國家主席習近平權力鬥爭。不過他上週向《立場新聞》透露,其新書的發行商九江文化出版社負責人武宜三遭到「姓黨人士」人身威脅,警告他一旦發行該書,將會變成下一個「某君」,令人擔心銅鑼灣書店事件將再次發生。

任職律師的政治評論人桑普(筆名、本文作者),本月推出新書《狼吞虎嚥:習近平與梁振英專政之始》,內容涉及國家主席習近平權力鬥爭。不過他上週向《立場新聞》透露,其新書的發行商九江文化出版社負責人武宜三遭到「姓黨人士」人身威脅,警告他一旦發行該書,將會變成下一個「某君」,令人擔心銅鑼灣書店事件將再次發生。

寫政論多年,自己評自己,還是第一次。

《狼吞虎嚥:習近平與梁振英專政之始》是我的第三套政治評論文集,上下兩冊,結集2012年至2014年已經發表過的文章。香港九江文化出版,發行人是武宜三先生。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的日記,以及2015年以後的文章,將會另行結集出版。

廣告

本書面世過程,歷盡驚險波折,詳情已在媒體上公開,在此不贅。武宜三先生承受壓力,反覆思量,終於同意出版本書,我相當感激。程翔先生也因為答應擔任拙著新書發佈會的主持,竟然收到不要「頂風作案」的「溫馨提示」,實在令人憤慨。特此,我要向他們二人以及支持我的前輩、同道、朋友、讀者、網友致上由衷的敬意與謝意。

現在談談我的幾點感想。

廣告

一、共產黨監控與箝制網上言論的實力,不容小覷。7月13日,我擬在23日舉行新書發佈會的文稿出現之後,48小時內,即引起斧頭幫打手的注意和出擊。快、狠、準。

二、欲破艱困,必須堅定,述說真相,公開高調,內外輿論,傳遍四海。有些人未必同意我的看法,認為政治碰不得,共禍闖不過,遇困宜低調,應徐圖後計。然而,依我看來,沉默就是懦弱,忍耐就是麻木。有些人的家屬沉默了,結果呢?大家不妨想想。

三、網上有人聲稱:我是為了催谷新書銷情、為了錢而「做」新聞。但請問出300套書,怎能賺得到錢?由始至終,主動出擊恐嚇的是斧頭幫打手,我是處於被動,只有敘述事實,沒有加油添醋,怎能算是「做」新聞?

四、那麼我結集文章出書,究竟是為了甚麼?很簡單,留下歷史記錄與見證,避免網上及報刊資訊零散紛亂而欠缺系統性整理。我以前找晨鐘書局老闆姚文田出版《風雨如晦》及《革命倒影》,也是抱持同一目標。豈料到了這一次,我的新書卻意外成為了香港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的另一塊試金石。

五、在銅鑼灣書店事件,被衝垮的香港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底線」是:不能黑吃黑收錢後叛黨、不能吃共產黨飯而砸共產黨鍋、不能胡編亂造故事誹謗習近平、不能把這些書運到大陸出售。今天的九江文化發行事件,被衝垮的香港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底線」已經悄悄地向前推進了一大步:不能在香港出版任何在標題或內容方面負面評論習近平的書籍,不論作者理性評論抑或胡編亂造,一概不准。這是共產黨把底線逐步向前挪移之舉。一旦大家繼續沉默,不肯撰寫反習、反共、港獨書籍或發表相關言論,中共必將繼續蠶食,我們必須防微杜漸。需知道,這已經不是「自我審查」的問題,而是共產黨「主動審查和出擊」的現實。豈不嚴峻?

六、對一個人的不義,就是對全人類尊嚴的踐踏。同樣道理,對習近平的禁評(名副其實的習禁評),就是對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的全面打擊。有些人說:「你還可以批評毛、鄧、江、胡、反右、大飢荒、文革、六四,只是識點時務,不要批評習近平即可,所以你的言論自由還是有99%嘛!」這是荒謬的說法。「你可以愛全世界的人,就是絕對不可以愛父母夫妻子女,所以你愛人的自由還是遠遠超過99.99%嘛!」通嗎?需知道,沒有造成明顯而立即暴力危險的言論,即應享有百分百的自由。港獨如是,反共如是,反習亦如是。

七、有些人更奇怪,聲稱「你做得政治評論,就應該預算好會有這樣一天」。這樣麻木不仁、冷血無情、不分善惡是非、信奉強權即公理的觀點,簡直不值一駁。今年9月,這種人投得出票給某些黨派的候選人,又應該預備會有怎樣的一天呢?上廁所,又預備會有怎樣的一天呢?上班、上課,又預備會有怎樣的一天呢?「預備會有」暗示「理當如此」。這是甚麼「理」呢?根本只是赤裸裸的恫嚇和強權而已。識者自省,莫墮深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