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港大歲月 4】六七暴動

2015/8/31 — 20:28

想起來,我那麼堅定地要研究科學方法論,多少有點反叛個性作祟。總之,打二年級起,我的大學日子大半是在學生飯堂的咖啡室度過。需要看甚麼書便到書店買去,看得一知半解已忙不迭同志同道合者辯論去,輸了再看,看了再辯。那時規矩是終要讓女孩子贏的,但女孩子強辭奪理只能偶一為之,多了便沒有意思了,因此粗粗疏疏地結果也看了好幾本書。

那時來往最密的皆是造反派。大學堂學生飯堂咖啡室根本是編《學苑》諸人的聚腳處,前後包括有科大偉、高漢釗、馮可強、陳婉瑩、宋恩榮等人,天天興高采烈地高談闊論,撰文批評政府、批評社會、批評校政、批評學生會,弄得學生會幹事諸君十分惱火:「我們撥款辦的報竟反過來倒我們的台?有這個道理?」簡直跟現在港府高官指責香港電台一樣,可見統治者心態都是一樣的,統治甚麼也沒有分別。那時這些小造反派哪裏放在心上?只有興致更高,吩咐出版秘書轉逹幹事會,辦報是為廣大同學服務,不是為校方或幹事會服務。

廣告

一九六七年是政治意義重大的年度。那年暴動陡然發生,港府在毫無準備之下陣腳大亂;一個殖民地政府要鎮壓華人發動的暴亂,隨時有演變成種族鬥爭的危險,港府保不保得住這個殖民地還在其次,大英帝國怎向國際輿論交代?正尷尬之際,港大學生會發表了全港第一張公開聲明譴責騷動分子、支持港府維持治安秩序,之後是學聯、天主教學聯;然後社會各界和團體才跟著響應,從此大學生的政治力量受到注意。在那段日子裏,學生領袖一面為港府大加重視,另一面為左派猛烈抨擊恐嚇,詹德隆、黃宏發、陸鴻基等人隔天被人稱作「詹X隆」、「黃X發」、「陸X基」在左報上痛罵。當時街上有土製炸彈的威脅,港大校園裏則有晝伏夜動的秘密「鬥委會」。一日清早回來,陸佑堂自頂樓垂下紅色的大字標語:「打倒港英奴化教育」令人觸目驚心。

一場暴動,港大倒出了幾個人物,那幾位學生會及學聯幹事固然勇敢,就是「鬥委會」那位領袖同學(我們當然知道他是誰)也是勇敢地循著他的信念為理想而冒險。繼詹德隆之後任會長的是科大衞,一日有某國官員專誠拜訪,請他吐露校內左派學生名字。科氏答曰:左派學生也是港大學生,他們也是港大學生會的繳費會員,我是要效忠會員的,你請回吧。可見懂得原則的人是有的。

廣告

我麼,我對政治毫無興趣,雖然跟許多英雄豪傑泡在一塊;我關心的完全是另一些事。這些故事由我寫出來,實在見笑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