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爸爸參選了

2015/11/11 — 16:35

「我報左名選區議員。」爸爸說。媽媽接著:「係啊,我地連政綱都寫好。」(資料圖片)

「我報左名選區議員。」爸爸說。媽媽接著:「係啊,我地連政綱都寫好。」(資料圖片)

【文:米雪】

上個月,爸爸突然宣佈:「我報左名選區議員。」媽媽接著:「係啊,我地連政綱都寫好。」

連驚訝都來不及,他們便開始了一系列繁複的選舉工程...

廣告

以往,爸媽和其他「上了岸的中產」無異,覺得每年六四參加一下集會、耐不耐投下泛民,都算支持了民主。政治,好像離他們很遠。直至三年前,屋苑發生墮?事件,查問之下,發覺屋苑的業主委員會有閉門造車、私相授授之嫌。政治,原來可以好近,影響住我們每天的生活。

這事觸動了他倆參與社區工作。由組義工隊、搞興趣班、爭取巴士線,到參選業主委員會,揭發當中圍標、與管理公司/政黨勾結等的危機...他們比讀政政的我更直接參與政治、感受政治。後來,我們開始被人恐嚇,媽媽不但工作的地方被騷擾,更在驗鉛水時受到肢體攻擊,甚至告上法庭(對,比人打仲要俾人告返轉頭)。我把一切看在眼內,氣自己在大學所學的政治知識竟一無是處!

廣告

「真係好嬲,無諗過自己果區會咁。」爸憤然決定,報名選區議員。

媽著我看看她花了幾好天在iPhone notes上寫的政綱(因為她不懂在電腦打字),給她意見。我想:難道你們不知道人家背後是禮儀廉整個競選團隊嗎?你知道對手是圍村村長嗎?為什麼我們的選區要被劃分與圍村一起你們知道嗎? 你們要用自己的退休金作選舉經費嗎?你們能面對參選後別人更無理的攻擊嗎?

「啊女,就算預左輸,我地都要做一次。」

「......」原來,他們比我想像的勇敢得多。

我能做到的,卻只是寫下這篇文章,希望以網絡的力量接觸更多像我一樣的的年輕人,希望你們願意出來投票,改變社區⋯⋯如果你們看到這篇文章,又有上水鳳翠區的朋友,可以幫忙share & tag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