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葛底斯堡是1989的北京 — 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

2016/5/30 — 13:43

1989年,王維林孤身擋坦克的一幕,《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中也有用上。

1989年,王維林孤身擋坦克的一幕,《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中也有用上。

一位中國流亡作家曾無數次拜謁葛底斯堡,對照美國內戰史,終以一部獨白式長賦解讀自由要義,直抵靈魂叩問,思索八九失敗原因。

面對一片古戰場的老砲和紀念碑,作家有一種說不清的感動。「葛底斯堡是一塊為自由而英勇獻祭的聖地。」他說

看到敗軍之將李將軍雄偉的紀念碑,他說:「在這塊自由的聖地上,不存在定於一尊的歷史,不存在唯一的真理與正義。」

廣告

作家回望:「我的葛底斯堡是1989年的北京,六四之後我的心滴血不止,我們竟然失敗了。」

他痛切地說:「像他那樣在運動中作出主導和影響的知識份子要承擔責任。」「我們缺乏激情和勇氣,把一場抗議運動提升為決定中國命運的和平起義。」

廣告

「我是一個戰敗的逃亡的奴隸,連續幾代的殺戮,恫嚇,成功地改造了我們的人格。」

「千古之恥,萬古之悲!」

在北方的碑群中,作家終於找到了對美國內戰的終極解釋:「 為他人的自由而戰」。

葛底斯堡的主碑在 1938年由羅斯福總統主持揭幕儀式,東側碑文是:「堅守神示的正義 – 林肯」他終於明白了應堅守的是至高立法者的正義。

賓夕法尼亞紀念碑之頂是自由女神銅像,她右手高舉長劍,左手緊握象徵勝利的金光燦爛的棕櫚枝。

作家微笑……我的聖. 葛底斯堡,你幫我翻過了生命的一頁。

這是:

一個失敗者對青史的叩問

一個被奴役者對自由含義的解讀

一個中國流亡者面對殘局的錐心獨白

一個知識人對自己八九行為方式的反省

一個祈禱者的自我救贖

(北明語)

文藝視頻《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 An Ode for Gettysburg–That Golden Frond of Palm)首影式2016年5月22日在美國葛斯底堡國家公園的博物館教育廳舉行。這次活動由中國流亡學人機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主辦。

此片根據中國流亡知識人鄭義寫於2008年的同名散文製作。因內容涉及八九民運,全片於2010年完成後未能公演,直至視頻總策劃兼導編王康先生被迫流亡美國後才得以面世。

《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全文

《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