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雨傘 / 突然一週年預先回望(28/9-2/10)

2015/8/2 — 18:24

不知道為什麼,當大家Focus喺奶子呀,仆街仆街呀等等既大事情,連我都接受到既身邊既前女友都接受唔到要開口小既時候,突然覺得想看回在雨傘中的自己點過,看回一個Nobody在雨傘中點過。

28/9:
示威者有什麼暴力?我下午到現場只能看見保護自己的雨傘、高舉雙手的公民和大會不斷呼籲不要用暴力,警方也是自己人等情景。
我好驚。
我什麼也沒有在手,不想受傷更不想傷害任何人而在面對前面的警察。
我相信在場很多人都好驚。
那為什麼還要走出去?
因為我更驚十八年後,我的女兒跟我說:
爸爸,我要去金鐘。
我知道她會好驚,因為自己也經歷過。
驚也要去,因為她不是奴隸。
我怕那時候我老了,沒有能力保護她。
如果今天不走出去,明天要走出去的就是他們。

廣告

29/9:
今朝在路上坐著,看見一個大約十六歲肥仔滿頭巨汗,眼鏡落在鼻上,雙手捧著一箱水向我方向走過來,沿途用腳頂高箱水。
我走上前問他要不要幫手,他點頭。
我把那箱水一接在手,
不重。
原來他只有十四歲,那箱水在他手中已經很重。
醒目的肥仔之後再叫我捧多三箱。
我們要一個學生做一些超過他們能力範圍外的事情,然後在Keyboard上打字,支持你。
我接受唔到。
雞蛋同石牆之間,我不一定能選擇支持雞蛋。
不過,做人同做奴隸之間,我一定選擇做人。

廣告

1/10:
一向政治冷感的我和她,做人浪一定不會起身的我和她,大合唱一定不會跟著唱的我和她,不會去人多地方的我和她,不喜歡在facebook打飛機的我和她。
昨晚她親自提出想跟我一起去金鐘。
看著新聞出現的西人說出"They have nothing wrong"然後一同流淚的我和她,不攻擊政見不同的人的我和她。
我和她的主要價值觀一致,這是我十分慶幸的。

2/10:
第一次去政總門口,前女友問我驚唔驚。
「呢度係我出生,成長,讀書,拍拖,工作,結婚,仲可能會喺度生仔女既地方,我驚咩?」
兩手空空,眼罩,口罩乜都冇就去。
去到面對成隊香港公安(我不會再叫他們警察),
我驚。
然後每天也會去數小時,由後排慢慢走上前排,更在旺角面對面面對反佔中班仆街(我不會叫他們人仕)。
我都驚。
我每次都驚,但係我會依然兩手空空,眼罩,口罩乜都冇就咁去。
我白癡,我依然相信香港。
我聰明,我變得更加相信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