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相信的六四紀念

2016/5/27 — 8:36

資料圖片:六四晚會

資料圖片:六四晚會

我相信六四其實是一件很清楚的事,就是一個對香港有話事權的政權竟然拿出軍隊去屠殺手無寸鐵、和平表達意見的人民。無論大家政見如何,良知呼喚我們去譴責事件、為死傷者與其家屬悼念及討回公道。

我相信在良知層面上,香港有責任紀念六四、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追究屠城責任。香港作為中國領土內還能悼念六四及提出這些訴求的地方,如果因任何理由去放棄這一切,我們基本上就是在政權不需要動一兵一卒的情況下,連香港這個已經是被蠶食中的綠洲都不再提其暴政、專制、獨裁。這是中共政權最想見到的;對他們來說,他們的不堪是甚麼理由而不再被重視並不重要吧。倘若我們把這一點訴求熄滅,我們最終就難免連我們的一點良知都被減弱、甚至熄滅。

我相信就算是在自身利益層面上,香港都有責任。多年來,香港人都努力地在沒有民主的一黨專政政權下爭取民主與高度自治,但事態發展亦赤裸裸地讓我們看到,在這政權下,香港民主又得不到、高度自治亦屢受威脅。無論是那麼難過登天、無論香港人根本是很難獨力負擔,香港人根本就沒有放棄結束一黨專政與建設民主中國訴求的這個選擇。如果中國不變,香港的民主及高度自治道路都會繼續難行,而以為留力給本土就可以達成內、外部自決或港獨就更加是癡心妄想。至於以事不關己或力不從心的姿態去放棄追究屠城責任訴求,若香港今天放棄其同胞(若你是「大中華膠」)或鄰居(若你視香港為與中國分開的個體),他朝到香港需要他人聲援時就會被遺忘。

廣告

我相信從保存希望的層面上,香港紀念六四的活動絕不應畫上句號。多年來,這些紀念活動已不只是關注六四死傷者,其實亦會關注其家屬,及其他因各式各樣理由而被迫害的維權人士,當中更包括曾撐香港雨傘運動的人士。對於這些人及與他們理念相近的千千萬萬的人,香港在六四那一夜的燭光為他們帶來希望,給他們堅持下去的力量。當然,大家可以問,為何香港要給希望他人?希望,是一樣很脆弱的東西,如果不把它與他人分享而變得壯大,就很容易萎縮、消失。所以,如果我們不願與他人分享希望,我們最終都會變得絕望。

我相信六四不一定要以單一方式紀念,只要活動能尊重傷亡者及其家屬而有一定的莊嚴(所以請不要浪費食物,把雞蛋、番茄拋向一些人物的肖像)就可以了。就此,如果要說支聯會的紀念方式是行如禮儀、見不到其力量(雖然內地異見分子覺得對他們很有力量)或效果,難道開論壇、做普通集會、很「勇武」地說「打倒共產黨」、燒東西、拋食物,又對於香港或中國民主、自決特別有力量或效果嗎?我就看不到有囉。所以,如果大家不喜歡支聯會的紀念模式、理念,但又關注六四,大可以去其他團體舉辦的活動,但絕不需要對支聯會的活動或其參與者惡言相向吧。

廣告

我相信某程度上,大家各有各做六四紀念活動未必是壞事。個人來說,上年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就因為要迎合與支聯會及大多參與者不同的理念的人及事而弄到不倫不類。今年,因有些團體另起爐灶,決定六四去維園的人士就不再需要捱聽冗長的本土、制憲演說重複又重複,不再需要看《基本法》行如禮儀地被燒,不需要唱《中國夢》都怕會被人罵是甚麼甚麼膠。而想聽這種演說、看這種燃燒、又不想唱歌的人今年亦有自己的選擇,不需要一定去維園了。
我相信在六四那一夜,很多香港人仍會用自己方式紀念六四。我相信自由仍是會開花。我相信民主會戰勝歸來。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意見,並不代表所屬律師行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