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真的不懂 為什麼你們對掌權者這麼寬容 對無權者、被壓著打的人這樣嚴苛

2015/7/30 — 18:07

編按:本文為作者在個人facebook分享立場報道〈港大10院長聯合聲明 籲「最高決策層」貫徹院校自主 不能縱容擾亂大學不文明行為〉時的按語。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 陳為廷

**************

廣告

幾乎沒有在赤大委任副校一事說過甚麼。不是覺得不重要,而是自佔領運動收皮後,整個人像洩了氣,而這種無力感與日俱增。

對於赤大這事,我只覺得,你讓一班二流的畜牲拿了權,後果可以很嚴重。百幾年基業,一下子像湖北那座扶手電梯土崩瓦解。還有,委任副校一事,一拖再拖,不就是拉布嗎?拉布罪大惡極,天怒人怨,天誅地滅,天地不應,不是嗎?

廣告

我一直等待大學、社會上有風格、有名聲的人,可以出來說些甚麼、做些甚麼,可惜除了上星期的報紙聲明,還有劉進圖敢爆料(但此君支持政改),就只有赤大的碩士代表洗手不幹。

好了,今天赤大十大院長終於出聲,發了聲明。這篇聲明,可以拿來考考大家閱讀理解的能力。

**************

第一段看似批評有形的干預之手:

「作為香港大學各所學院的院長,我們十位一致深信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此等原則在香港或其他地方均為重要。《基本法》第137條亦爲此提供了保障。我們鄭重強調大學的所有事務均應貫徹秉承這些原則,尤其在最高決策層則更為關鍵。我們呼籲校內和校外各方尊重這些原則。」

校外一詞尤其玩味-校內與校外,不就是全世界嗎?

第二段是:

「然而,在任何情況下,我們均不能縱容任何企圖『擾亂』大學正常運作的不文明行為。」

擾亂是甚麼?這段沒有解釋。不過,第三段『擾亂』再次出現:

「我們對『擾亂』7月28日校務委員會會議的行為深感不安,並敦促各方將大學的利益放在首位,並盡快尋求一個讓大學可以向前邁進的共識。」

一句不文明行為,再加擾亂,好簡單,劍指你哋班學生。係你哋迫到盧寵樂(cf. 七龍珠角色)要插水。

簡單一點說,這篇聲明,你喜歡的話,可以用來批評學生;中意的話,也可用來話係教授反擊中共同689。這篇聲明,語意曖昧不明,對象含糊不清。予人無限想像空間,理應為文學作品上佳之作,可惜呢篇係聲明嚟。

甚麼叫向前邁進的共識?他們心裏應該清楚知道那究竟是甚麼,但你沒有說出口,誰知?事實上,校委會的投票決定告訴你,那共識便是副校委任hold住先。這個決定,合(大學憲)法,共識來的。

為甚麼不直接說:「我們明白校委會及校委有其判斷與決定,但副校一位已懸空多年、加上已有適合人選,從大學自由的角度出發,我們實在看不到任何理由要將副校委任一事,一拖再拖。」

我希望我解讀錯誤,只是,我不明白,我真不明白,

「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

作者後記:

最後,我想指明一點:整件事的始作俑者,當然不是十大院校的院長,而家那些有形的干預之手。大力評擊的對象,應該是以金刀梁為首及其他支持「hold住先」的校委。 但在這班人利用制度暴力之下 — 一些在過去18年屢見不鮮的事情—公眾、舊生與學生已幾乎無計可施,進學生入議會,並要求校委交代(此絕不能稱作暴力),合情合理,結果當然不得要領。更有社會賢達,飽讀詩書的大國手疑似「插水」,實在令人嘔心。 在此背景下,公眾人士當然期望大學其餘的持份者,特別是各學院教授,有適當、具風骨的回應及聲明。從這點出發,十大院校的聲明,言詞之曖昧,立場之模糊,實在令人失望。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