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知你肚餓,但吃相也不要太難看嘛

2016/8/5 — 15: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我想參選立法會,但我擔心因為港共政權打壓,我可能連參選也做不到。

於是我就想了一個方法。我找來一個我認為和我政見比較接近的兄弟,叫他也來我的選區一同參選。最後萬一我真的被拒諸門外,這個兄弟「替身」就會代我出選,然後我就為他站台。這樣,無論是誰「入閘」,我們的政見也有一個參選甚至當選的機會。

結果真的「開口中」:我被拒諸門外,但不幸中的大幸,我的「替身」則順利入閘。

廣告

但我這個 Plan B 的應對方案竟然惹來批評的聲音。批評者說我不應該找「替身」代我參選,因為「他們認為」,「替身」的政見其實和我很不同,而找一個「他們認為」和我政見很不同的人去代我參選是不符(他們的)政治倫理的。若我因被打壓而不能參選,我的支持者就應該轉投他們的陣營,這樣才合符政治倫理,云云。
但明明批評者也反對我所支持的港獨,為什麼要我的支持者投他們一票就合符政治倫理呢?而且,到底誰才有資格判斷誰和我的政見相近呢?是我本人?還是這些充滿計算和機心的批評者呢?

當然,純粹從政治的機心和計算來說,這樣的批評其實不難理解:我現在不能參選,倘若有人想我的支持者改為支持他,最好的方法當然就是宣稱立場和我相近,然後以我的「替身」自居,吸納我的支持者。

廣告

現在我有一個「官方」的替身,這如意算盤當然打不響,於是某些人就恨得牙癢癢了。

但他們仍未肯罷休。他們說,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你找個「官方替身」,那麼我就攻擊你這個「替身」的公信力:抹黑你將經費轉移給這個「替身」,又批評這個找「找替身」的方法不合符政治倫理。

這樣,或許,或許,一部分我的支持者就會懷疑我的「替身」(甚至我本人),改而轉投批評者那看似大義凜然的陣營。

政治倫理?還不只是為了選票?

誰和我政見相近,誰有資格做我的「替身」,只有我一個人才有資格去說,旁人根本無權置喙。

倘若我的支持者認為我的選擇有誤,我自然會承擔政治代價。但現在批評者因為我不選他們做「替身」,因為我寧願就算千辛萬苦找一個人跨區過來也不選擇為他們的近水樓台背書,就酸溜溜地批評我欽點的「替身」「其實政見和你很不相同」。背後的司馬昭之心,真的那麼難看到嗎?

選票很重要,大家都知道。大家對選票很飢渴,我也很明白。或許他們覺得自己的勝算不高,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有時,肚餓還肚餓,吃相也不要太難看嘛。

特別當你還要大義凜然地高舉什麼「政治倫理」的大旗時,就算想吃,也應該吃得斯文點。你說對嗎?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切勿對號入座)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