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等待「外國勢力」

2019/6/28 — 21:02

作者攝於 6.26 中環愛丁堡廣場民陣集會。

作者攝於 6.26 中環愛丁堡廣場民陣集會。

這幾天,人們繼續上街,眼光卻射向國際。遊行到十九國駐港領事館遞信,籲請各國在 G20 峰會向中國施壓;超額完成眾籌,於多份外國報章刊登全版廣告「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6.26 中環愛丁堡廣場的民陣集會裡,以多國語言朗讀宣言和口號:「Free Hong Kong!Democracy Now!」……

這些行動未必立見成效(反像絕地反擊),卻打開了我們的眼界,慢慢習慣抽離一點,從更寬廣的國際博弈層面了解此一局港人的「勝算」。

一場反送中運動,簡直是讓全香港人上了一堂國際關係課。

廣告

中共最愛抹黑運動有「外國勢力」介入,這說法固然是荒謬可笑和小看了香港人自身的動員力,但無可否認「外國勢力」對這次運動起著微妙的作用。

最微妙處,自然是「外國勢力」武藝高強,能劍指中共「死穴」,逼她投降。

廣告

中共的「死穴」是什麼?中美貿易戰清楚告訴我們,其中之一,就是能避開美國高稅率制裁的「獨立關稅區」。

由回歸 Day One 開始,香港對中共的「意義」有二:明裡是給台灣作「一國兩制」示範櫥窗,暗裡是一道對外的「後門」。這小島,作為免稅港口賣貨出去又得,買入外國禁售予中共的高科技產品又得,甚至洗錢也得。中國企業只需買間空殼公司,便可用「後門」做很多大陸做不到的事。中美貿易戰之下,香港這個獨立關稅區更形重要。

《基本法》第 116 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為單獨的關稅地區」。但「後門」之所以能一直為大陸開著,不是《基本法》寫寫就可以,還要外國的承認。1992 年,美國訂立了《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把香港繼續視作一政治、經濟、貿易等和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給予她經濟貿易上的優惠,但條件是:一國兩制必須維持下去,沒有走樣變形。

「後門」 在的時候,大家不覺是一回事;一旦美國要脅要關上它,卻可以令中共抓狂。

回看事情發生的先後次序,中共因這要脅而陣腳大亂的推想實在合情合理:

6 月 13 日 — 美國眾議員麥高文(James McGovern)聯同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和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提出新版《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目的是修訂《香港政策法》,加入由美國總統調查及制裁打壓香港自由的官員名單,和重新評估香港能否繼續獲得經貿優惠等條文。
6 月 14 日 — 林鄭政府開始有人放風,表示特首將會轉軚。
6 月 15 日 — 林鄭在民陣大遊行前一日舉行記者會, 宣布暫緩逃犯修訂條例。

時序如此貼近,實在很難不想入非非吧?

假如美國的「要脅死穴」招數的確有效,則此法案在美國兩院正式通過時,就是(中共控制的)林鄭再作出讓步的時刻?

據報上消息,《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還會對香港推行普選設下時限,要求在 2020 年前以「公開和直接的民主方式」(open and direct democratic)選舉立法會全體議員;此外,一旦香港提出廿三條立法,美國總統就會中止《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

當然,現時草案仍待眾議院修訂及行政部門磋商,一切言之尚早,但如果這樣的「外國勢力」真的有用,我絕對是多多益善,毫不介懷的。

不妨讀讀:王慧麟〈美帝「以法制港」的新格局〉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