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與毓民老兄

2017/4/26 — 12:45

陳雲、黃毓民

陳雲、黃毓民

我與毓民老兄,從八十年代在旺角的珠海書院任教開始,幾十年朋友,彼此稱兄道弟,肝膽相照。毓民對後輩提攜有加,即使受到加害,也是愛護。他注重年老人與年輕人的世代交替,我注重政治的老中青的經驗結合。

因思想及環境關係,我與他的政治見解不同,我反對全民退休保障,他贊成,這是右翼與左翼的不同;特首普選方法,我主張立法會直選之後,立法會內閣提名,全體民選議員投票選特首,他主張公民提名,選民一人一票直選特首,這是國會至上與人民民主的不同。我主張先修改第五條,永續基本法,奠定自治權,再一步步修憲,達致自治,他主張全民制憲,一次過解決憲政改革,達致自治。

這些立場、思想與做事方法的差異,可以說是華夏民國與華夏帝國的差異,然而本土、民主、反共的立場,大家都同意,毫無異議。平等人權、普世價值,大家都是拳拳服膺,只是我警惕多元主義與平權運動會損壞傳統文化與族群根基。毓民兄也是最早支持本土運動、城邦論及將之發揚的議員,也令我們從大中華走過來的一代前人,從有中國的民主中國、華夏復興,變為可以懸擱中國本部而自行其善的本土華夏復興及海洋華夏復興。

廣告

於清理門戶方面,他也是遷就我,曾焯文之類的前城邦派同道在選舉期間倒戈相向之後,他也將之請出網台。

現在,我的清理門戶已經完成,要帶支持者走的叛徒,都走得七七八八,故此現在網上的清算行動,也只不過是借了我以前的清黨令來批評其他支持港獨派的網民。認清楚該等支持港獨派、用偽港獨來矇騙香港人的網上評論人是必須的,但這些人也並無在MyRadio做節目,而即使是新的主持人或客串賓客言論有攻擊陳雲、黃洋達或助長青年新政氣焰,也是批評甚至責罵就可以,網台對於觀眾反應比起傳統媒體敏感,合理而眾多的批評必會產生效用,不應攻擊MyRadio 網台或毓民本人。

廣告

面對北韓的戰局,中共會加強壓制香港自由,會統戰泛民,甚至令泛民與土共及壓迫無產者的權貴階級合流,也竊據本土派的牌頭。期間,熱血、普羅和城邦是共匪打擊的對象,而我本人也遭受共匪各種難堪的打擊。我認為普羅、熱血、普羅之間要和而不同,保存實力,大家潛龍勿用,靜待共產黨和賣港泛民仆街陷家鏟落地獄,香港城邦中興,華夏重見光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