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被 Facebook 刪除的帖子是什麼?

2015/2/10 — 10:54

去年12月26日這天,我在我的臉書上轉發了12月23日西藏僧人格絨益西在派出所前自焚犧牲的視頻,並摘錄相關報導的文字,說明那是藏人進行的抗議。 然而幾小時後,此帖被刪除。 當我看到頁面上跳出臉書公司的刪除通知時,十分震驚。 如我隨即寫於推特:「從2008年在Facebook上註冊,迄今六年多,第一次遇到刪帖的事!沒想到臉書也有小秘書了!」

所謂「小秘書」,是對中國的推特山寨版——微博的審查員之稱。 他們的任務是刪除任何涉及政治敏感內容的微博,是中國當局壓制言論自由的馬前卒,因此在中國網民中聲名狼藉,普遍被視為網絡公敵。 我之所以不使用中國網站,寧願費盡周折翻牆使用境外網站(包括臉書),正是受夠了「小秘書」的刪帖和封殺。 目睹臉書也出現「小秘書」之時,可想而知我的震驚,甚至產生一種絕望之感——難道整個世界都要被「小秘書」和「老大哥」統治了嗎? !

廣告

我的臉書遭刪帖迅速成為事件。 除了推特中文圈眾口熱議,美國之音、紐約時報等媒體也做了及時報導。 這一事件已不只是關涉西藏問題、商業行為、政治立場、網絡技術,尤其是言論自由與審查等等話題,顯然更為豐富、重要。 而在中國的新浪微博上,有人陰陽怪氣地說我在推特上抗議發在臉書上的視頻被刪除,表示沒想到臉書也有像新浪那樣的內容審查。 而臉書回應內容違法,解讀權在臉書,我就大罵臉書總裁扎克伯格虛偽,等等。

廣告

那麼好吧,我得說說被刪除的帖子是什麼內容,以免被人認為我強​​詞奪理。 實際上,我在給臉書公司的致函中講得很清楚:我在臉書上轉發的自焚視頻,是拍攝者冒著極大風險拍攝的。 自焚現場就在警察機構門前。 拍攝和外傳自焚視頻與照片的人,一旦被抓住會遭到嚴懲,這之前已有多達上百的藏人因此被判刑。 自焚藏人並非執意尋死,是以燃燒自己的生命引起世界對西藏問題的關注,是要用自身的死換取民族的生。 而拍攝者不顧個人和家庭安危拍下視頻傳到網上,就是為了讓世人看到今日西藏的現狀。 他們不指望這種視頻能在中國的網絡上流傳,能託付的只有自由世界的網絡。 但如果像臉書這樣審查刪帖,自焚者的獻身和拍攝者的風險就會成為白白犧牲。 這難道會是臉書公司的希望嗎?

也因此,1月5日,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發起聯署活動,指出中國當局對臉書的封鎖,反映出這一社交媒體曾經拒絕配合中共的審查標準。 但目前,臉書刪除自焚藏人視頻等行為卻令人擔憂,希望臉書公司能夠對該事件予以全面解釋,並充分尊重言論表達自由。

 

2014年1月

(原題為〈我被臉書公司刪除的帖子是什麼?〉;本文為自由亞洲電台藏語廣播節目,亦原刊於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