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要告別臉書了

2016/7/1 — 22:3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2016年7月7日,我要向臉書告別了。

1. 它確實虛耗了我太多的時間,而我卻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虛耗。

2. 說到底,臉書只是一個「程式」(program)。我一直覺得,只有你進入了一個程式,你就已經成了程式的一部分,亦即是說,you are being programmed。我一定要反客為主,又或者說,重新奪回我的主權。

廣告

3. 臉書的程式有一項功能 — 這未必是它原來的目的,但反正事實已經如此 — 就是說,它要求、並逐漸使你習慣對每張帖文每條鏈接每項訊息,不論是公開抑或私人,都要有所反應,簡單如一個已規劃化了的表情(emoticon),抑或洋洋數百以至數千字迴響,而且最好是即時的(所以才有emoticon的方便設計)。當你習慣了這種反應模式後,你只會被你的即時情緒和個人喜惡牽著走。久而久之,你會越來越衝動或意氣,變得越來越沒有耐性,越來越淺薄。我們對事物的判斷,不再理性,更沒有時間讓你深思熟慮、尋根究底。一切價值觀念不是變得兩極化,就是在急劇崩壞中。

4. 臉書的程式設計,暗地裡早已把你的「朋友」圈過濾過。你不會察覺的,但包圍著你的友好圈子,其實不斷地在收窄 — 都是在某程度上與你同聲同氣的一群。你以為你是在擴闊著你的生活圈子。恰恰相反,你其實正被與你相類的人牢牢地包圍著。

廣告

5. 當你開始越來越關注被讚好(Liked)的時候,你已經被吸進了一個自我構成的世界裡。你明白它是虛擬的,但因為有具體數字,所以很容易很快又迷惑了,相信了這就是(起碼largely是)真實的世界。我在臉書上認識了很多年輕人。我確實覺得他們每一天的世界,就是被臉書(及其他網絡社交媒體)主宰著。我十分憂慮。

6. 為什麼是7月7日?其實沒有任何特定意義。這事情怎樣也需要訂一個日子。我原本挑的是7月1日,但一直抽不出時間寫這段文字,所以把日期延後了。不過說到底,我還是需要感謝臉書的。它使我結識了若干朋友,我有必要向他們交待一下。沒有了臉書,如果有朋友想保持聯繫的話,可在這幾天PM我,我們以後可以直接用whatsapp溝通(我比較不習慣微信。你明的。)

7. 我還是很愛發表有關電影的看法與文章,但也不會再寫blog了,因為管理很麻煩。短打式的絮語,可能可以建立一些whatsapp group以作交流,長一點的文章,則會另覓網上園地發表。

8. 對我來說臉書給了我最重要的東西,是通過它凝聚了一群同好,從而成立了「香港粵語片研究會」。經過了四年多,研究會的群組也越來越見活躍和充實了。不謙虛的說,這多少是項成就。我個人告別了臉書,但還是會找一個方法保持與研究會群組的聯繫的。(至於另一群組「馬田史高西斯電影學院」,因為規模較小,而且已有幾名電影小友在管理,所以不太擔心。)

9. 時昌迷你倉的一場大火對我這個決定不無影響,那是因為我在臉書上實在看到太多不必要並如斯自以為是、愚昧、以至無知的喧鬧。我盡力避免成為這其中一分子,更想的是脫離這個環境這份氛圍。當下了這項決定後,我竟有如釋重負之感。我便知道我做對了。

10. 我這兩天換了手提電話,沒有登錄臉書。每次打開電腦,也盡量不先打開臉書首頁。我確實感到輕鬆了許多。而我喜歡這種感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