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我認識的楊岳橋」

2016/2/19 — 14:21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圖片來源:楊岳橋 facebook 片段截圖)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圖片來源:楊岳橋 facebook 片段截圖)

我和楊岳橋,可以算是在金鐘天橋底結緣。當時「文化監暴」剛開始,發現有很多事情其實都牽涉法律問題,就請了楊岳橋來到我們的帳幕,坐在摺椅上和我們開會,他反應迅速,絕無拖拖拉拉,分析力很強,又超級 articulate,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接着下來的日子,我也記不清楚他曾多少次給我們義務法律協助,又為村民講反暴需知。有些事情,我會同時向幾位律師朋友諮詢,其間我發現楊岳橋真的是最「醒目」。他的「醒」是在於他很會「聆聽」。他可以很快明白到當一個人尋找他協助時,他真正的需要和關心的問題,這個能力不是很多專業人士能有的。

他幫過文化監暴和我們的朋友,我的學生和他的家人,我的勇武派舊學生以及他們的朋友,無論是左中右,他從來沒有托手㬹沒有廢話,馬上發功。有很多 case 其實都幾「冇得救」,但他還是會教我怎樣向求助人解釋和化解他們心中的一些疑慮。

廣告

最記得有一次文監要去跟「監警會」開會,我有點擔心,半夜打電話給他,我問他:「如果開到一半頂唔順想反枱,可以怎樣?開完會之後,如果不滿意結果,又可以怎樣 ……」他提供的 model answer 令我十分安心去睡。

結果呢?當很多記者湧上來問我的時候,我連一半都講不到,於是我就從心底更佩服他。他好似是隨口噏出來的答案,字字珠璣,我就是抄了 notes,補了習,仍然「好 lei hea」,我就發覺他其實真的很犀利。

廣告

上星期去九龍城法院聲援林淳軒,又見到他和 gene bond 處理這個個案, 馬上安心下來。我知道在未來的日子,無論我或任何抗爭者因為任何原因而被捕,他都會明白那是什麼一回事,他一定會來差館保釋我和我的朋友。我誠心希望楊岳橋能當選,希望他能全面投入社區,為我們守住法治,爭取更多自由自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