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認識的美國隊長 — 初二暴動案容偉業求情信

2019/4/2 — 16:53

圖片素材來源:劉小麗

圖片素材來源:劉小麗

法官閣下:

作為一個認識「美國隊長」容偉業接近四年的朋友,我知道他很可能會面對漫長的監禁,心裡除了傷心難過以外,更深刻的是一種不忿的感受。不忿這位患有自閉症、單純善良的朋友,要為時代背負這麼重的罪名;也不忿他即將可能付上的沉重代價。

我認識容偉業,是在 2016 年夏天的一個義工大會上。會後我問他,會否嫌棄我的活動只是派派傳單、搞搞墟市,沒有什麼威風或光環,甚至可能顯得有點笨拙。隊長很謙厚地回應我:「不會!因為這些都是對香港好的事,只要是對的事就可以了。」

廣告

我是後來在網上一些訪問片段中,才得悉這位沉默寡言的「隊長」,竟是香港的殘奧游泳好手及一度的紀錄保持者。在我的印象中,隊長從來沒有用他過去的輝煌成績向我們誇耀自己,他也從來沒有把自己在各個組織所做的活動比較高低。他一直都是以一種謙厚尊重的態度,積極參與他力之能及的事項。

這幾年來,隊長給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因為他的單純、因為他的熱誠不計較、也因為他待人處事上的克制自重。無論在街站、會議、以至吃飯的時候,我看他不論對任何年紀、身份、性別、階層,都很有禮貌,既沒有炫耀自己去爭取別人注意,也從不貪小便宜。即使在同一個組織中有不同政見的強烈爭拗(例如特首選舉的投票意向),他都不過是發了一陣子牢騷後便尊重大家的不同意見,並沒有惡意攻擊別人。他不過是默默地做他認為有助推動香港民主自由的事情而已。

廣告

是隊長的謙虛、單純,讓我看到他心裡那份真摯的熱誠,那默默推動默默打拼的體育精神,而讓我覺得這個「隊長」的稱謂其實很適合他,也表達了我們心裡對這位特殊的同伴的理解。

我想指出的是,「美國隊長」容偉業不過是懷着一個十分簡單的渴望而行事,就是希望香港得到民主自由,希望弱小的人都得到保護。他背後的推動力既不是為逞威風的名利心、不是流氓式的張狂、更加不是貪念或仇恨心。法庭着實不需要長期囚禁這顆單純為追求民主自由行事,沒有意圖去傷害別人的、善良的心靈於監牢之中。

當然我明白,法庭沒有權力,也沒有責任去賦予香港社會民主自由。但法庭卻可以去審慎考量,不同刑罰在這個個案上的適用性。作為隊長的朋友,我認為他並不需要一個牢房,去讓他本來單純的靈魂遭受強烈無情的扭曲。他需要的,毋寧是一位盡責的社工,陪伴他如同所有香港人,學懂如何忍受沒有民主自由的日子,在好好保護自己的情況下,耐着心力發揮運動員精神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法官閣下,我懇請您能考慮到容偉業的善良正直,在這個個案中盡量輕判刑期。

小麗民主教室
劉小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