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輸了議席,贏得什麼?

2016/9/5 — 17:16

陳雲

陳雲

1. 香港的主權議程由我用冒險闖關的方式親自帶入選舉論壇及國際傳媒,今後2047的前途危機備受國際社會關注。我這次選舉運動,是以議程帶動的,五區各有候選人,輸掉議席,當然損失了我親自帶領永續基本法的部署,但香港和中國不得不處理這個議程,即使這個議程被泛民或中共騎劫去用,香港人多多少少也會拿回一點好處。

2. 我沒有因為要贏得議席而歪曲我的香港城邦自治論及中港邦聯建國論,也沒有因為要遷就某些弱勢社群而贊成全民退休保障、最低工資或平權運動,我甚至主張取消學前教育的政府補貼,令政府不能干預幼兒班或幼稚園的課程(例如輸入愛中共的愛國教育及普教中)。我為自己保存了將來執政的清白之身,保存了晚節為天下之用。我是資歷深厚的行政官及政論家,不能因為贏取議席而曲就庸眾,令香港喪失了剛正的執政者及政論家。年青的政客,例如小麗或凱迪,可以開出空頭支票來騙選民,他們的資歷不深,沒有什麼節氣可以保。我也不會因為保護丁權而去拉攏鄉議局或鄉事派的村落投票,只是爭取個別的原居民支持,以免日後受制於人,泥足深陷,在我執政的時候不能推行全面正義的計劃。

3. 我維持自己的自由辦事風格,在選舉工程中,沒有規範同工的行為,一切順其自然。我感激同工的義助,可惜的是沒有議席來建立政策研究組、公益NGO系統及地區辦公室系統,給一些有志於公共政策分析、公益事務及地區關懷工作的同工來鍛煉。這看往後的局面發展再說吧。這些在街頭打拼或在前線犧牲的兄弟姐妹,本來該有個容身之所,安頓一下的。

廣告

4. 這次選舉的香港命運投票,鼓動了近兩萬名忠貞的投票者,包括從海外馳騁回港投票的港僑,這些是香港建國和香港文化傳播的忠誠支持。往後做文化重建及政治啟蒙,有了基礎。

5. 於我個人而言,這次選舉令到城邦主權論、邦聯建國論在電視論壇公諸於世,打敗了財閥集團推行的議程搶奪,他們不能推行所謂「沒有陳雲的城邦論」。即使是獨派的人進入議會之後,也要跟陳雲的城邦主權論來行事。

廣告

在種票、黑票、土共及泛民主導投票,泛民及泛民媒體全面誣衊毓民和陳雲的情況下,我可以用我們熱普城自己的網絡及街站力量,取得相當高的投票數,這是我們奮鬥成果。我沒取得議席,香港建國進程不能加快,但往後我以其他方式做香港建國的事,包括重返政府工作,也是少了在立法會議席上 被逼行差踏錯的機會。在整個選舉議程中,我最要緊的,是我保存了自己清譽、晚節和理論的純正地位,也保存了街站同工的自由與人性,這才是香港建國、華夏復興最寶貴的基礎。

(我留在最後講的,是香港遭遇金融劫難或天譴的時候,我沒有議席在身,沒有議員身份在北京或華盛頓走動,我今後頗長一段時間將會拒見中國或美國的使者,香港人要自求多福。我仁至義盡,香港交給上帝發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