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退出社運/政治的原因

2017/2/27 — 12:15

作者劉偉德(大舊),Una So 攝

作者劉偉德(大舊),Una So 攝

香港社運圈甚至政治圈,與我在外國的經驗簡直係差天共地。就算組成的大多數原因並不是因為政治理念相近或對香港未來有一致遠景。香港政治圈係一個人脈網,亦可以稱之為朋友圈,最極端的case甚至會擺出江湖中人的姿態模仿舊派社團那種盜亦有道的豪氣,但飛機場如何裝假狗,都不能呈現出神經百戰所磨練出來的勇氣和膽色,東施效顰也顯得更為自然和順眼。

一切關於本地政治議題的討論,大家必定先以立場行先,引用的理據只為增添原有立場的說服力。真心討論?恐怕只係搵啱位落個sound bite寸到對家口啞啞就當自己"KO"咗對手。最弊係本地民智還停留在「頑童階段」,只需要一點政治娛樂他們就欣然收貨。

一個人的社交和生活環境會直接塑造自身的性格更能侷限或曠闊思維,好可惜在這個圈打滾了兩年我覺得自己嘅IQ起碼跌咗10點(本身已經唔係特別聰明)。

廣告

最為恐怖的,就係每當不同政見的人同場出現時,雙方極少會根據民主精神理性地,有禮地討論議題。往往,三分鐘內就會見到雙方嗌交,出動到人生攻擊,用混亂和錯誤邏輯再引用一些毫無證據的指控作為人格謀殺的低級伎倆。這些政客/評論員/心理不平衡的人事,運用此等低級伎倆嘅目的只係要夠大聲能蓋過對方的聲線,有人就覺得勝利之神正驕傲地立在他的肩膊。

對外,經常聽到政治人物的團結論「希望我們反對派能團結一致共同創造美好未來」,卻總是笑裡藏刀,表面同你攬肩頭扮晒老友咁,但在背後卻不斷使橫手,散播不實謠言指控某某人係鬼,某某人信唔過,某某人收左邊個錢,某某人係某某組織的間諜臥底專職搞亂香港。

廣告

香港的社運圈/甚至政圈總括來說只係一群又一群圍爐取暖、勾心鬥角的所謂組織,政黨,論政人士,業界組織和其他 有關聯的既得利益者。這些組織(也不是說全部,但可以肯定過50%)很多都用軟硬兼施的方法務求盡量同化組員的理念,什麼立場是收到尊重和接受的,或什麼立場會讓當事人受到組織的排斥。在我眼中這根本就是一個專制組織,而組織成員係一班只懂宣洩情緒上的不忿,欠缺的是基本解決問題的頭腦和勇氣,簡單來說就係嘍囉扮大哥,如此差勁的原材料怎樣加工打結果只有不斷失敗,大器難成。不要說反對派可以爭取到什麼,十年後反對派這三個字可能已經犯法了。

我記得佔領區內有位頗有見地而有勇猛善戰的手足同我講,呢到表面上看起來的覺見到好多黃絲,但大部分黃絲帶的邏輯思維能力於藍絲的邏輯思維作個對比,細嚼分析後你會發覺兩者的思考方式,把立場當成自身認同的一大部分。唯一不同的只是立場上的分歧罷了。這句說話正正道出了香港30年社運界最致命的弱點。撫心自問,我認識的抗爭者份好幾種,以下的描述可能會另你自動築起自我保護高牆,如果你的第一反應是反駁的話,請你撫心自問,唔需要答我,記得呃人唔好呃自己。

依我普遍觀測大部份落場佔領,參與社運或參與各種行動的義士,他們的出發點大致上離唔開以下四大原因。25%歸屬感(負面解釋為同輩壓力,正面解釋人就是群體動物喜歡群眾活動),30%虛榮感(有無到過抗爭現場影夠4張Selfie然後上FB打卡?有嘅自己檢討下啦)20% 源自於潛藏內心最深淵的使命感,剩下的25% 有些是為了自己的野心,有小部分更是純粹為了購仔溝女飲飲食才到佔領區Hea。(利申:以上參與社運的原因及其百分比本人大概中7-8成)

雖然回顧呢兩年覺得浪費咗好多寶貴嘅時間,如果把資源和金錢投放在自我增值的課程或致力發展新業務,相信我現在會是一個更有能力的人。但有失但亦真的有得。能夠認識到一班全心全意的超級靚太願意扶持我出選區議會我們三個月早,中,晚,日以繼夜每日擺站。沒有內部團隊和呢班靚太的付出,我自問無能力靠自己攞到1455張選票,雖然是輸但有妳們陪我同行, 所有的犧牲也是值得的。區選後每次選舉,每個大型活動妳們都為我或我的盟友們出錢出力支持選舉/活動。搞社運最開心同埋最感恩嘅就係因為認識到你地。

亦認識過幾位真係交心的兄弟,包括西柚辦全人,網台Partner主持Lance,方丈,昔日在金鐘的幾位戰友(不管勇武/左膠,你地係一班各有理想和抱負的年輕人,有什麼需要幫手的隨時找我,我講得出會做得到,亦真係當你地係我兄弟姊妹。

認識過兩三位我極為尊重的前輩。Margaret Ng, 多謝你對我的信賴,我喜歡與你討論政治,你永遠都會有獨到的觀點,我倆傾計從未試過有dead air。Max Wong, 你真係一個人肉百科全書,有時間再找你談天說地,論政治,論時勢。朱凱迪,我呢世人都算見人無數,但從來未見過一個咁無機心,咁True,咁意志堅定但又open minded 嘅政治家,得知你考慮參選的休息後,我就知道你係一定會贏,你是俾長毛更真情流露,更貼地,更能充分掌握民心動態。你給人的第一個感覺就係有尐怕羞嘅男人,怎猜到你這個人竟然有如此不屈不撓的毅力,如此闊達的胸襟,最難得個就係你那種隨時為大局犧牲嘅精神。挑戰官商鄉黑勾結的非法行為,係香港亦只有一個朱凱廸夠膽色,為公義千里走單騎。

經歷旺角一役後,很多被捕的前線義士將會面對失去自己人生中最為重要的5年,就算今次幸運無被起訴的義士都會潛意識自我審查,自我約束,自我規限,就算再有大型警民衝突場面,相信好多一兩年前的前線常客未必願意再行出來。「勇武抗爭」呢句口號冷藏番三兩年先,到時如果真係有空間發揮勇武策略,我們再從「口號墳場」內喚醒勇武抗爭的戰士意識。但好對唔住此刻的勇武派(只能視為是一班不願意自己或自己的夥伴任人魚肉。人數我們是有一些的,但槍和子彈又無,四個星期的超級基本軍事訓練課程都未經歷過。把革命視為口號可真是癡人說夢。可是我一向堅決相信命運是有人來掌握的,只有通過不斷挑戰自己,只要你有無限的求知慾,只要你我都別看得自己太高的時候,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有膽色,夠謹慎,有智慧,對外謙虛,對內自豪,對不同議題都有獨特見解,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而社運界的圍爐文化真係好妨礙我個人和業務的成長和發展。我要尋找新的挑戰,人生沒有挑戰就沒有成長。

現實就是現實,理想亦係推動和改變現實的一套工具。我曾經以為可以為真香港人發聲,去抗爭,去求變。但踏足香港政壇這兩年讓我明白到幾樣嘢:

1。香港人唔需要我救,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我亦唔需要用政治舞台來滿足我的英雄慾。

2。社運是一個需要長期面對失敗的工作。呢兩年根本沒有一個真正成功的列子,但這些所謂的成功列子根本就不能被量化。我感覺到我的男性荷爾蒙降低了,漸漸失去了以前那種殺氣,那種獵人的臭覺和第六感。I am and always have been a "fuck you guy" never could I be nor do I ever want to be a nice guy. 所以要我笑笑口面對冷眼對待,低聲下氣派傳單係一種挑戰,因為天生的我就係一個自尊心極強的人。地區工作確實讓我比以前懂得聆聽,亦逼使我用心發展最基楚的耐性。

3。要改變先要有籌碼,無論你如何清高,無可否認在21世紀,權力所懂的語言就只有金錢。我呢兩年消費在社運上的錢包括自己搞活動,支付西柚辦租金,捐錢支持區選/立會的候選人。老本所剩無幾,未來幾年的目標以商業擴張,增加資金流量,待下個金融風暴襲港後,自己要有足夠資金趁低吸納。

跳出了社運圈狹窄的groupthink framework 大概有兩個月了。再用「自我生存論」「考慮每件事,先不要以自己的立場先入為主,理性分析每件社會大事就會發覺,其實藍黃兩邊都只係圍爐吹暖的交友會,永遠唔會睜大眼睛,尋找證據或否定證據來不斷發展自己的世界觀和理念。再加上Facebook就是一間24小時的晚上茶餐廳交流區,但因為FB背後Algorithm的特別設計你只會遇到同你理念興趣相近的人。慢慢你就認為呢個觀點係唯一一個正確的觀點,你自願被自己和群眾洗腦了。一個真正尋求改變的人絕對會尋覓新方向,不斷否定昨日的自我,才能成就最強的自己。離開了不代表從此回歸港豬生活,離開了是因為呢個切身的領悟。

In this world you are either somebody or you are nobody - Frank Lucas

每一個遊戲都有其潛在的遊戲規則。誰當特首很重要嗎?難道一個無咁黑人憎嘅特首上任,你的生活指數會提高嗎? 要玩權力呢個遊戲,就只有熟識權術嘅規矩,權術是文明社會誕生後的副產品雖然每個政權都有其獨特之處,中國亦不例外,當你能做到運籌帷幄, 掌握其中奧妙時,規矩就可以成為你對付他人的工具。香港嘅立法會選舉只係中共向反對派掉出來的餅碎而已,你可以把它視為一個初級魔術表現。魔術的奧妙在於misdirection, 一個沒有立法權力,民選議員不能遞交或提出任何關於公共財政提案的立法會,一半係民選議員,另一半的老闆們名正言順代表業界香港人,而,好聽D咪就係要選一個代表特定群體利益的人為我們爭取利益;老實講香港極多行業的嘅老闆已經轉咗手俾大陸人頂啦,這只是一個派錢招攬人心的公關伎倆。反對派面對呢個制度尤其是就立法會呢條戰線,根本就等同一隻流浪小貓同一隻正直壯年的老虎爭奪一件已經out晒嘅玩具,就算500 分之一機會都俾你博到,但就算你贏咗頂多也只能做到隻無牙老虎。

我想問下大家啦。𡃁仔小時候發夢有時會夢見自己長大後的投身的事業,小學老師亦經常用呢個問題做功課題目。6-7歲的你有沒有考慮過成為反對派立法會成員?根據呢條路,就算你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你能攀登的最高峰就等同一個人參與並奪得立法會議席。剛上任唔會有太大發圍,就算聽聽話話,你人生的最高點已經封頂了 就係成為一隻無牙老虎,你唯一能做到的就係當有不公義事情發生時你可以好有威嚴地泡吼兩聲,當人人都發覺到你失蹤了的門牙。既然無殺傷力又執行唔到規則,其他人繼續舞照跳馬照跑吧。

如果你決定玩一個遊戲,就必須全力以赴,用盡所有渠道來發掘該遊戲規則內的小裂縫或小問題,在適當的時候晒冷用盡資源再運用共桿原理 (leverage),施展渾身解數來達到向上爬的目的。每天要極為自率地學習學習再繼續學習。落場,失敗又失敗再失敗,衰到貼晒地成鼻都係迪路味你都要繼續爬起身,直到有一日你靠自己的努力,能力和意志品嚐到成功的滋味。

正因一心不能二用,我決定退出社運,把時間精神放在建立我的公司和照護我的家人。民主路上,有緣再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