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 悼我城

2015/10/29 — 13:09

好友聽說新書的名字是「悼我城」後登時眉頭皺了皺,吐出了「好灰」兩個字,有些不是味兒。替文集選名字時倒沒有特意想書蒙上「灰」的色調,可過去兩、三年大概除了梁振英及「梁粉」外,很難不感到氣氛低壓,很難不感到「灰」。借用電影“inside out”「玩轉腦朋友」的橋,Sadness 就是Sadness ,勉強弄成 Joy 沒有甚麼作用,還是讓這段回憶紀錄保持它的「灰」調吧!

而且,文集誌記的是「失去」這回事,紀錄的是過去幾年我們的城市如何變了樣換了色,如何失卻了向來珍視的東西。我城本是個融洽、自信的地方,過去兩年這份情懷沒有了,換上的是躁動與撕裂。以往和而不同、agree to disagree的風度淡薄得幾乎看不見了,添上的是唯我獨尊的兇巴巴。 向來受尊重推崇的政經精英的脊骨胳膊快速退化,腰板挺不直骨頭硬不起來,對香港的核心價值和原則不敢不願堅持,任由不堪的當權者扭曲折損。

最可怕的是做個「快樂老實人」越來越難,說黑是白,指鹿為馬變得理所當然,只要對自己有利,只要是為同路人護航,甚麼謊言假語都說得出,甚麼歪理謬論都能端出來,臉不紅眼不眨。越是大權在握的人越操弄語言偽術,越是把愛港等字掛在咀邊的人越肆無忌憚踐踏我城的文明與decency。到成書的時候,又發生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被否決出任副校長的荒唐鬧劇,把最高學府的臉丟光之餘更令人心寒,原來為了保住權位,抱住權力,那些坐在廟堂的「精英」甚麼蠢話都說得出!

廣告

曾經,我城紮紮實實的朝開放、文明、民主的方向走。回歸前幾年從政制到社會體制都大力洗脫了殖民色彩,開始有點當家作主的味道。回歸後,向前走的步伐越來越慢,越來越難。到近兩、三年不但沒有往前走,反而在不斷倒退。不再讓我們當主人翁,要我們心甘情願任由他人主宰;要我城洗脫自己的性格色彩,變成另一個中國城市。但我城一旦失了個性,她還是我們珍惜、鍾愛的香港嗎?

紀錄「失去」這回事不好受,因為會心痛,會難過,會吃不下,會嘆氣,有的時候會灰心。但紀錄「失去」至少是個提醒,令自己明白甚麼東西真正重要,甚麼人和事最close to your heart;也提醒自己不能坐視「失去」,提醒自己要為珍愛的東西打拚、發聲,要敢於在獅子山上掛起我要當家我要作主的旗幟,不讓社會被謊言、歪理、謬論淹沒。

廣告

當然,有些「失去」是撕心裂肺,無法挽回的。老爸2013年春天忽然就走了,在醫院握着他僵硬但還有微溫的大手仍不肯相信那雙手不能再拿酒杯,仍不願相信已沒法再伴他喝杯拔蘭地聽他說舊事。可是,不相信改變不了失去老爸的事實,買給他的人頭馬拔蘭地只能奠給他,留下有點空洞的酒香。謹以這本小書獻給老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