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或者,對立才是真出路

2016/3/4 — 7:28

新東補選,楊岳橋與梁天琦於投票公布結果前握手,圖片來源: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新東補選,楊岳橋與梁天琦於投票公布結果前握手,圖片來源: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新界東補選結果塵埃落定,主流民主陣營支持的楊岳橋以16萬票險勝。同時,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亦得到6.6萬多票。眼見這結果,又眼見楊岳橋與梁天琦在選舉期間以君子態度面對大家,有評論員及公民社會人士相信這是主流民主陣營與本土派有良好溝通,甚至合作的好開始。

我樂見楊與梁在選舉期間互相尊重的表現。君子之爭正是民主文化重要的元素,而在近期的政治氣候下能夠為社會氣氛降溫亦是好事。但把這表面尊重說到是合作的基礎就看來是願景多於分析。

先說作風。雖然楊與梁在選舉期間很有風度地相待,但表面和氣是掩蓋不到兩方在作風上的鴻溝的。在主流民主陣營那邊,楊在補選前一個星期的造勢大會上說:「有人說,邪惡太了解善良,但善良不了解邪惡。我不同意。我想告訴他,善良永遠都熟悉邪惡,只是善良不願意以暴易暴。善良是要用正方向、正能量,因為這樣才可以真正為我們的社會、為人民帶來福祉,這才是善良的真正意義。要革新,不是用暴力,因為暴力會帶來一時、或間接,像煙花般的衝突,但最後傷的有可能是我們自己的人,是我們自己香港人,這是我們不願行這條路的原因。」雖然這番話彬彬有禮,但在內容上就是毫無保留地對本土派作風的完全否定。

廣告

至於本土派那邊,梁在選舉過程後期的確曾經把其「抗爭無底線」論述表面上緩和了一些。不過,選舉後,梁與社民連吳文遠及人民力量袁彌明出席一個收費電視時事節目時,就再一次毫無保留地表達在方法上「抗爭無底線」的論述。我今天不討論這作風的對與錯,但客觀來說,這與主流民主陣營堅守的非暴力原則南轅北轍。

但是,梁天琦近日亦說,他不是反對和理非非,他只是覺得一定有人要願意勇武。難道主流民主陣營及本土派的兩種作風不能合作嗎?某程度上這是一個道德問題。但就算純粹從政治現實來看,兩者的合作現階段是不可行。

廣告

從主流民主陣營角度來看,本土派得票率最低的地區全部是中產屋苑。一路以來,中產是香港民主運動能夠繼續生存下去的防火牆(楊岳橋得票率最高的地區亦全是中產屋苑)。沒有了中產的支持,香港政壇早就全面落入建制派手中。但中產在新界東補選已發出了他們對本土派反感的訊息。我亦從在日常生活時常接觸的商界、金融界人士及中產家長中聽到同樣的訊息。這群人之中有不少平時悄悄地支持主流民主陣營的人更對我說,如果這陣營與本土派走近、合作,他們寧願不投票、甚至考慮轉投建制派。

同樣地,本土派從政者亦要顧及其支持者的感受。如果網上不時見到的本土派論述是一個指標,就會發覺原來對不少本土派支持者來說,他們最大的敵人是主流民主陣營而不是建制派。在這論述下,主流民主陣營才是香港變革的最大阻力,因為他們甚麼都做不到,而他們的聲音反而是一股維穩力量,阻礙無底線抗爭力量「做嘢」。有一群本土派人士更在選舉過程中在網上發表意見,說楊岳橋輸了反而是好事,因為建制派「玩晒」就更能激發民怨、推動勇武作風及行動。從這角度看,梁天琦近日就不會與主流民主陣營協調、甚至不排除狙擊民主黨的言論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如果不走這條路線就會被支持者遺棄。

所以,主流民主陣營與本土派從政者能夠互相尊重在現階段已經是兩方互釋善意的極限。任何所謂溝通或合作的舉動小則會被視為格格不入、大則會令這兩個非建制派陣營都流失支持者,讓建制派得益。在當今主流民主陣營與本土派面對的政治形勢下,友善地合作未免是太天真,禮貌地對立或者才是真出路。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